不存在所谓的“新经济”,也没有互联网神话。新一轮网络热潮中的4位代表人物,都是遵循着最古老的商业规则:坚持、务实和理解客户,而取得成功

网络四骑士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环球企业家》  |  阅读:

1998-2000年,当时的你曾在“网”中央吗?
 
那是互联网的第一个春天。每个有抱负的年轻人都知道“眼球经济”、“纳斯达克”;只要有一份写着“市梦率”的商业计划书和一张MBA的履历,风险投资就会蜂拥而来;一个月里会有上千家.com出现,“淘金”的人们可以站满一个足球场;“西装领带”的陈规被打破了,新偶像是在天安门玩轮滑的技术“嬉皮”。
  
但好梦是如此的短暂。这个巨大泡沫以它膨胀时同样的速度破灭。2001年,曾经超万点的纳斯达克指数跌到了1300点。那些曾经宣称要用“鼠标统治水泥”的人又象逃难一样地离开,当然还带着没“烧”完的美金。
  
当风险投资商也开始长叹“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商业模式都不能盈利”的时候,还有少数人选择留下来,他们不是网络的幸存者,他们是坚守者。
  
来看一看他们其中的代表人物——代表电子商务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代表网络游戏的盛大网络创始人陈天桥,从事旅游业务的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以及短信业务掌上灵通的CEO杨镭。
  
我们用“骑士”来命名他们。因为在最困难的日子里,人们把这些固执的家伙看作冲向风车的“堂·吉柯德”。而当网络轮回的时候,他们成为了新的英雄。
  
在互联网最风光的时候,他们从来都不是焦点人物。他们拿到的风险投资并不多。阿里巴巴500万,盛大300万,携程300万,掌上灵通的前身英斯克500万美元。
  
他们从没有改变过方向,尽管他们的商业模式在美国欧洲都找不到现成的榜样,但却实实在在的长在这块土地上。
  
他们的成功都不是因为比别人更懂“鼠标”,而是比别人更理解“水泥”,更理解客户的需要。
  
在电子商务领域,马云从一开始就注意解决中小企业网上贸易的诚信问题。他甚至可以帮自己的客户培训礼仪。
  
盛大陈天桥因为代理了一款不属于自己的网络游戏而致富,在这个过程中主要打交道的是分散在国内各地的网吧,尤其是二级城市和小县城。他的手段也不新鲜——和当时像盛大一样没有多少资金、小规模的经销商结成利益同盟,后者用的也是最原始的上门推销方法,然而效果却是,其代理的游戏一度在全国市场达到了60%的占有率。
  
而携程网的梁建章,2000年就让自己的员工守在机场车站把携程卡散发到全国各地的客商,不管他们最后是通过网上还是电话来使用。此举使他的利润率始终保持在3%以上的水平;而传统旅游业的利润是1%。
  
杨镭上任以后的灵通网,也并没有把网上平台作为主要推广手段。而是在全国铺了上百个点,让自己的员工和移动运营商一起摇旗呐喊。
  
他们依旧具有“新经济”概念下商业精英人士的特质: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满脑子的想法,并且敢于大胆尝试。但他们既精明又克制。“在危机的时候集权,在和平时期放权”。当他们开始做这个企业的时候,就不是为了出售而做。而当他们出手收购的时候,下手果断。当发觉价钱过高的时候,又会理智地撤出。
  
而且,与以互联网传道士的身份自居的门户网站相比,他们至今仍保持着对互联网超强的,也更纯粹的痴迷和使命感:2000年1月,梁建章出版了最早的,也是互联网公司的CEO中唯一的一本有关互联网的论著《网络社会的崛起》,内容涉及广袤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由马云组织的“西湖论剑”即使在行业最低迷的时期也照常举行。
  
如果说他们运气好的话,只有一个例证。他们都远离了是非喧嚣的北京,而安营在更商业化的上海或者杭州。在这些真正的赢家中,除了杨镭是北京人,另外三位均出自江浙。众所周知“浙商”的本领。
  
19世纪下半叶鼓吹“美国梦”的作家霍雷肖·阿尔杰(Horatio Alger)在他120多本、总销量超过2000万册的小说中提出了“美国梦”的公式,即白手起家不仅要靠“能力”(Ability)和“品性”(Character),而且要有“运气”(Break of luck)。
一百多年后,中国“互联网梦”的公式是:坚持、务实和理解客户。
Tags:  互联网 IT 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