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金融巨头自救不暇捂紧钱袋之际,招商银行在银行云集的纽约曼哈顿街区开门迎宾

摩根大通的新邻居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李硕  |  阅读:

十七年来,再没有什么能比在纽约开设一家分行更让中国的商业银行家们动心的事情了。108日,尽管这个城市依旧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霾下,但在曼哈顿麦迪逊大街535号的18层内—毗邻摩根大通总部,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的脸上仍然难掩兴奋之色,这是招行纽约分行正式对外营业的日子—自1991年美国颁布实施《加强外国银行监管法》以来,招商银行成为第一家成功在美国开设分行的中资银行。在其顺利破冰后,1015日,另外一家中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的纽约分行也随之顺利开业。

巧合的是,这正是美国道琼斯指数自1987年股灾以来下跌最为惨重的一周。在投资者信心濒临崩溃之时,两家中资银行的开业无疑是对美国经济的未来投下了信任票。纽约联储主席盖斯纳表示:“和巴菲特一样,招商银行现在的到来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赴美参加IMF和世行年会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也同意这个看法,“中国银行业的海外分行不仅可以服务于当地中国社区,也可以服务当地的主流社会。”在分别参观两家银行时,易纲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这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回顾中资银行近两年间的海外之旅,便不难发现,包括工行、招行在内的中国商业银行或借助并购,或通过自己开设分支机构正逐步扩大其全球布局。尽管受金融危机影响,数家中资银行都出现了损失,但对于大多数西方金融机构而言,手握大笔资金的中国银行家们已然成为其艳羡的对象。而对于招商银行来说,纽约分行的开业则更具特殊意义:除香港市场外,这是招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海外市场。此前,这家从深圳崛起的商业银行在二十年间将自己打造为中国最具雄心的银行,现在它需要做的是在国际市场上赢得声誉。

“本土化”

招行纽约分行的筹备充分演绎了中资银行在海外市场地位的变迁。从200210月美国代表处成立后,招行便开始着手研究中美两国在经营环境、法律、管理和监管等方面的差异,以及设立纽约分行的可行性问题。然而在当时的条件下,由于国内银行改革尚未开始,中资银行被认为是坏账累累,缺乏监管,很难取得当地的信任。因此直到20057月,招商银行申请成立纽约分行的程序才正式启动。

即便如此,美国的中央和地方监管机构仍然对中国的监管水平和反洗钱制度并不信任,这使得招商银行不得不从各方面入手以证明中资银行的水平和实力。为了说服监管者,马蔚华每次去美国都会主动拜访华尔街各大金融机构的CEO和政客,告诉他们招商银行是家什么样的银行,并说服其向美联储传递有关招商银行的信息。

20071月,招商银行正式向美国有关监管机构递交了申请材料。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招行回答了美联储和纽约银行厅在股权结构、反洗钱、并表监管、内控与合规、风险管理等方面提出的多轮次质询。期间还先后遇到美国国会的反对、美方对招行大股东的控制性影响力提出质疑等难题。直到20076月第四次中美战略对话后,招商银行的申请才正式被美联储和纽约州银行厅批准。

“现在的常态是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招商银行纽约分行行长方辉告诉《环球企业家》,“我们的目标是避免在纽约克隆一家国内分行,因此必须本土化经营。”

与很多亚洲银行在美国的分行不同,招商银行从招聘开始就更强调本土化。目前,除了少数管理层以及IT部门等同国内联系密切的职位为外派人员外,包括人事、风险管理等关键部门的主管等全部是从当地招聘来的非华人。

尽管曾在伦敦工作过多年,但方辉最初对大量使用外籍员工颇为担心。不过这种疑虑很快被新员工的工作热情和兴奋所打消,曾经在美联银行工作过的人事部主管Linda Marie Coatman便是最超出方辉预期的人,“都说美国人一到下班时间不管工作是否完成,都立刻出门,而她每天提前一个小时来,多数时间还会很晚才走。”更重要的是,这位人事主管在很多方面都帮助中方管理人员了解和习惯当地文化,如提醒方辉在开业典礼要按照美国习惯给全体员工写信感谢等细节。而合规部门的主管则是刚开始工作不久后便发现问题,为招商银行节省了大量资金。“尽管人力成本不低,但是值得。”方辉表示。

[---分页标志符---]

新机会

如果单从中国经济近年来的发展看,中资银行走向海外恰逢其时。截至2007年底,外商在华投资企业已有60多万家,而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也近万家。这使得企业对贸易结算、境外融资、集团财务管理等金融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这种情况下,中资银行理应成为最理想的服务提供者。在方辉看来,这也是招商银行纽约分行要解决生存问题必须做的第一步:利用国内的客户资源,先做传统优势业务。目前,中集(美国)公司和中远(美洲)公司已经成为招行纽约分行的首批客户。

如今,随着金融危机的不断升级,中资银行的海外业务也无可避免会受到影响。首先是贷款,由于担心经济状况恶化,银行紧缩银根,不愿意给企业贷款,但这样就会直接影响银行的利息收入。其次,由于美国的银行仍然在倒闭,这使得银行间的业务往来仍然没能恢复正常,“钱都不敢放到外国银行。”方辉说。

不过对于刚刚登陆美国的中资银行来说,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也意味着更多机会—很多中资机构总部出于安全等考虑,最近纷纷向海外机构发出指示,要求选择更为安全的中资银行开办业务。而过去,中资企业多数将花旗、汇丰等作为主要往来行,仅仅是礼节性的将部分业务交给中资银行的海外分行操作。

除此之外,招商银行此时在纽约设立分行的另一个挑战是未来的中国出口型经济走向。尽管中国的对外贸易从1978年至今还几乎没有下降的年份,但此次危机的最终影响还没有完全暴露。

“不过无论怎样来说,都是好事。”总部同在深圳的另一家金融企业平安集团的一位高管认为,在纽约设立分行能够让招商银行更近距离地了解当地市场,而一旦经济复苏,中资银行则有可能获得更多机会。而马蔚华则对此信心十足:“虽然面对寒意,但我们把它看作一个重要的机会。招商银行要在这里赢得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