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政府敢批准,我就敢在飞机上卖站票”这个颇有点旧式意味的企业家,有着执着和单纯的梦想:让农民工也能坐上飞机回家过年。

“抠门董事长”的“春秋大业”

来源: 长江商报  |  作者: 长江商报  |  阅读:

上百名员工身穿白衣白裤,整齐划一地打起了太极,从来没有一个上市公司在挂牌的时候,展示这样的阵仗。

对于传统的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而言,这是他独特的庆祝方式。

从国内首家民营航空公司到“民营航空第一股”,王正华和他一手创建的春秋航空走了10年。这一年,他已70岁,年过古稀。

王正华创立的春秋航空也以“99”系列出名,即在航班上投放9元、99元、199元等不等价值的特价机票,因为价格过低,王正华与他的春秋航空一直被看成另类,被称为行业的“搅局者”。

现在,春秋航空拥有48架空客A320飞机,飞抵88个国内、地区和国际城市,已然探索出了自己的盈利模式,而王正华也以要买下波音飞机的豪情向世人展示,“春秋大梦”也可以变成“春秋大业”。

“春秋航空2007年就筹划上市。”王正华对长江商报记者坦言,虽然离预期时间过去了八年,但现在的春秋航空发展更稳,“与计划中相比也并不算晚。”

“只要政府敢批准,我就敢在飞机上卖站票”这个颇有点旧式意味的企业家,有着执着和单纯的梦想:让农民工也能坐上飞机回家过年。

航空界的“另类”

随着春秋航空的上市,王正华离自己的廉价航空梦想又近了一步。

1月21日,春秋航空挂牌上市,成为国内廉价航空第一股,也是国内第五家上市的航空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上市的航空公司中,股价最高的中国国航不到8.5元/股,春秋航空的发行价格18.16元/股远高于同行股价。

尽管发行价颇高,但春秋航空仍然受到市场强烈热捧,上市当日,开市即涨停,涨至26.15元/股,涨幅44%,广发证券甚至认为,其能实现300亿元市值规模。

而与如今被追捧的热闹相比,春秋航空曾一度被认为是航空界的“另类”。

航空业被公认为是一个高投入低回报的产业,尤其民营航空业刚性成本占80%,而剩下的20%中,人力成本省不了,尤其是低成本航空的人力成本,都要比传统的航空公司高50%左右。很多人都认为民营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在中国很难做成。

但春秋航空偏在夹缝中存活了下来,当年与春秋一起试水的第一批民营航空公司不是被收购就是转为国有,可春秋自起飞后连年盈利。数据显示,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4.8亿元、6.2亿元和7.3亿元,呈持续增长势态,盈利能力超过国内其他航空公司。即使在2008年行业性亏损的情况下,春秋航空也是少数实现盈利的航空公司之一,实现盈利超过4500万元。

春秋也曾因推出低价票遭到国有航空公司的阻挠。299元、199元、99元,甚至1元的票价,让一度高高在上的对手们纷纷起来指责王正华是价格屠夫,廉价航空就是恶性竞争。2006年12月底,因在上海—济南航线推出1元机票,济南市物价局向其发出扰乱市场的警告,并开出15万罚单。

为了降低票价,在成本上,王正华有自己的一套“省钱”办法。

为了降低起降费、机场服务费,春秋航空采取着陆相对空闲的二类机场、远机位停靠、半小时停留等手段使每次的泊机费减少了五六千元,为了节省油料,在不影响飞行安全的前提下让飞机飞高些减少阻力,降低油耗,在该项目上,公司每年至少节约3000万元。

定位于“草根航空”,春秋航空在节俭上做到极致,单一A320机型、单一经济舱舱位、95%以上的高客座率、高飞机利用率、以网络直销为主却不开实体门店的低销售费用……这都让春秋航空节约了不必要的开支。

不过这样的“省钱”并不影响春秋对安全的保障。2008年,中国民用航空局授予春秋航空“安全荣誉奖”,是19家新航空公司中唯一获此殊荣的公司。

也正是春秋航空,让很多以前坐不起飞机的中国人开始考虑飞机出行。

铁皮屋里写“春秋”

春秋航空拼下的这份“成绩”与王正华的“抠门”分不开。公司上下,包括他在内,出差只订五折的机票,住三星的宾馆,自带泡面榨菜。

细看王正华朴实的草根创业经历,就能明白他为何这么“抠”。

在下海创业前,王正华是一名端着铁饭碗的公务员,仕途一度很顺利。

直到1980年,王正华接到了上级派给他的一个最终改变他人生的任务——为大批返城的知青们解决工作。他当时是上海市长宁区遵义街道党委副书记,让知青们有一口饭吃,有一个生存的地方,成了他最重要的工作。

按照上级的要求,王正华一口气创办了六家企业,其中包括后来成为全国旅游业民营头牌的春秋国旅,这为如今的春秋航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六家企业初步展现出了他对市场精准的判断力。他认为出行需求会越来越多,于是创办了一个汽车制造厂,紧接着是客运公司,货运,出租车,然后是旅行社。除了另一个刺绣厂,可以说,上世纪80年代的王正华,已经在实践今日被中粮等企业奉为圭臬的“全产业链”了。

也正是在这些创业经历中,王正华通过摸索,逐渐地“自我发现”了——相比机关生活,自己更合适去商海中打拼。

1985年,要求辞职单干的他被告知,自己创办的六个企业中,只能带出去一个。王正华最终选择了成本最低的旅行社。汽车厂、客运、货运都需要很高的成本,只有硬件要求不高的旅行社,适合兜里没几块钱的他。

而早期的春秋国旅起步资金来自于知青们1元/人的报名费,王正华拿着2000块钱搭了一个铁皮的亭子,上面写上春秋旅行社,开一个小窗,要报名旅游的,手伸进去交款办手续。

回顾自己的事业从这个铁皮屋起步,王正华感慨地说:“这个世界做事,你得去寻找、用心。”

王正华当时敏锐地感觉到,尽管那会儿中国人旅游基本都是靠单位组织,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个人出游必将蓬勃发展。春秋国旅在国内率先打出了“散客游”的概念,并在脱离街道办十年后,1994年,坐上了国内民营旅游的“头把交椅”,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一领先的商业模式,要归功于王正华读书的习惯。他在思考中国旅游的时候,看到了一本浙江大学老师编写的教材——翻译的《世界旅游业及其哲学》,书中说世界旅游都是以散客为主,这让王正华如获至宝。

若干年后,在王正华进军航空业的路上,另外一本《美西南》,讲述了美国西南航空的成功经验。这让他坚定了走廉价航空的道路,从而掀开他在中国民航业“滚地雷”的序幕。2004年,六十岁的王正华终于获得了中国航空首批民营牌照,在中国首创廉价航空模式。

向国际低成本航空转型

如今,“抠门”的王正华准备将所有上市募集资金全部用来买飞机。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最缺钱,现在不差钱了。”王正华表示,春秋航空预计2015年底将拥有60架飞机,目标是2018年实现100架。今后,春秋航空飞机不只限于空客飞机,也会考虑波音飞机。

春秋航空表示,上市募集的资金将拟用于购置不超过9架空客A320飞机以及3台A320飞行模拟机。目前,该公司有48架空客320飞机,开通73条国内外、地区航线,通航88个国内外、地区城市。而2015年将以每月增加一架飞机的速度扩大机队规模,预计飞机数量将在2015年达到60架,到2018年,公司机队规模将达到100架。

王正华称,上市后将继续“抠门”,把低成本航空领头羊——美国西南航空作为努力的方向。

此前为了节省成本,一直局限于东南亚等地的春秋航空也正在筹划自己的“春秋大业”。

王正华表示,国际航线运力占比由目前的16%增至30%,增加量希望是前3年的总和。按照春秋航空的说法,投入国际化的“兵力”和力度、谋求国际网络布局,春秋航空正在向一家立足上海、辐射东南亚以及北亚的国际低成本航空公司转型。

对于未来,王正华透露,除加密现有主要商务航线外,将争取用三至五年时间,使航线网络基本覆盖国内所有主要城市,并进一步拓展港澳台、东北亚和东南亚等周边地区航线。

王正华曾说,春秋的目标,就是提供低廉的票价,让每个中国人都可以坐上飞机。春秋航空的航班上时常会有第一次乘坐飞机的乘客。“每当看到他们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露出喜悦、惊讶的表情,都会给我巨大的安慰,让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值得的。”王正华的这句话,让很多人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