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战争及巨大的社会震荡,是什么样的精神及规则,令其生生不息近两百年?

太古之谜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杨冰新  |  阅读:

在香港待上几天而不往太古集团(Swire)的口袋里送钱,那绝非易事。这家成立近200年、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和多时代商海跌宕的古老企业,其旗下掌控的公司实际数目是多少,恐怕只有其家族嫡系成员才能说清楚。庞大的太古体系涉足地产、航空、食品饮料、海洋服务和贸易等行业。它是太古糖的生产商、可口可乐装瓶商、国泰与港龙航空的东家,户外品牌哥伦比亚以及多乐士的合资方。

香港是太古最重要的经营之地。英国太古集团总部设于伦敦,除持有太古公司49%的股权,亦在世界各地拥有众多全资业务。而香港太古公司的营业地主要为亚太区,总部设于香 港。

总而言之,从你乘坐飞机到香港的那一刻起,生活已与太古密不可分。不论你选择的是国泰、港龙还是国航的航班,它们都是太古控股或持股的航空公司。太平山顶是到香港旅游人士必看的热门景点,这里因居住着大量非富即贵的富豪而闻名。如今太平山顶最惹眼的建筑是太古地产开发的傲璇豪宅项目,这栋螺旋式上升的12层大楼是著名建筑师法兰克·盖瑞的作品。傲璇一套可以俯瞰山景和维多利亚海港天际线的房子,每尺售价高达1万1千多美元。太古与香港每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如果你到香港入住了东隅酒店,顺路走到太古城中心购物,在街边喝一杯咖啡,也会在不经意间打开一袋太古 糖。

太古的生命力远远超过了同一时代的竞争对手。历史上,太古与怡和、和记、会德丰曾被并称为“香港四大洋行”。20世纪80年代前,这四家洋行的主人都是英国人,分属于施怀雅、凯瑟克、祈德和马登家族。和记和会德丰先后被李嘉诚与包玉刚收购,怡和则在香港的影响力逐渐式微。只有施怀雅家族依旧保持着活力,太古靠什么成为跨越两个世纪的幸存者?

投资

“到今天,我在太古已经工作了34年零一周。”今年9月的一天,香港太古集团主席史乐山(John Slosar)在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准确说出了他在太古的时间。当时他坐在北京三里屯一号院瑜舍酒店的房间里,透过三面玻璃,看到的是三里屯太古里繁华的社区和熙攘的人群。这是太古地产持有的一个内地项目,在2007年从国锐手中买下的三里屯Village,经过一番改造冠以“三里屯太古里”的名字。

太古历任最高管理层都是内部“制造”,史乐山也不例外。“管理培训生”是太古在选拔和培养人才方面的独特体系。每年,太古从牛津、剑桥等知名学府学生中选拔出20至30名管理培训生。集团为他们设计出一份详细的15年计划,到太古不同的业务板块轮岗工作。管理培训生被冠以“王子”标签,因为多年后,在这些经过特殊历练的“管理培训生”中,将选出太古的掌舵者。这种制度使得太古的业务经营有着连贯性,家族事业代代传承。

从未有“空降兵”挂帅,在现代企业可谓异类。史乐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佐证,这种人才机制正是太古成功的关键。当年23岁的史乐山在英国留学后本来打算回美国修读法律,看到太古招请管理培训生便试着投考。太古给出一系列的题目让他从中挑出一个写篇论文,这是史乐山记忆至今的一项考核内容。管理培训生意味着将被派往海外,公司想要选出那种有冒险精神的人,他们要不畏惧去那些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工作,甚至在那里渡过一生。

太古不会让管理人员在单一业务板块里一直工作,目的是让他们到不同的部门积累经验。在史乐山职业生涯的三个时期里,曾在国泰航空不同的岗位工作过,也在港机工程和厦门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任过职务,他还在中国内地的太古饮料工作过。

史乐山工作内容之一是培养和发展人才,让他们能够做到自己最好的水平并不断进步。太古业务大多属于劳动密集型,工作并不全部由机器完成。比如,可口可乐装瓶厂业务在中国有超过15000名员工,在中国的地产板块有超过2000名员工,国泰和港龙航空在全球一共有25000名员工。

太古依赖服务给客户增加价值,员工显得尤为重要。太古曾经试图涉足一些关注产量和价格的行业,在这些领域价格低就有竞争力,产品和服务的质量反而不重要。在这种类型的行业里,太古往往做得不好。“太古管理团队愿意花很多时间去了解消费者,在能够不断创新和开发新产品的领域,我们更加得心应手。”史乐山说。太古每年或每两年进行一次员工调查,了解员工的想法。这家老牌公司一系列对“人”的投资使得在太古工作超过20年的员工比比皆是,他们成为太古基因的传递者。

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港机集团)行政总裁邓健荣,在太古集团工作了超过32年。他掌管的港机集团由19家附属和联营公司组成,主要业务是机身服务、外勤服务、客舱设计整装方案及部件服务等。邓告诉《环球企业家》:“最大的挑战是我现在这个位置。”2012年至2013年,香港人才短缺与航空领域人才缺口现象交织在一起,依赖员工给客户提供服务的飞机维修行业带来难题。邓健荣表示,为满足航空业界对飞机工程专业人才的需求,集团现在每年提供1500个培训课程,受训人员超过20000人。

港机集团旗下厦门太古发动机服务有限公司,四年投资了两亿美元,其中人员培训是最大的投资方向之一。除了新员工最初加入公司的一年培训,每发展出一个新的飞机型号或发动机型号,都需要新的相关培训。培训贯穿员工整个职业生涯过程,帮助员工达到理想的事业目标。

港机集团未来的业务会朝着高增值的飞机工程维修服务方向发展。飞机的安全性部分取决于飞机维修行业的服务成果。每隔一段时间,飞机需要进行ABCD四个级别的检修,比如A检查是500至800飞行小时的飞行维修,D检查是更大型而深入的检查项目。在香港国际机场,能同时装下19架飞机的港机集团飞机库就在离跑道不远的地方,飞机起落的声音不绝于耳。一架来自澳大利亚的波音747-400上,几十位维修人员身着连体工装裤进行飞机C检查。这项检查需要进行21天。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李硕基说:“飞机的骨架是最难维修的部分,外体骨架起着重要作用。”飞机维修的要求极其严格,每个步骤都要按照维修手册上的规定,确保为航空公司提供高质量、符合适航和安全标准的检修。

抉择

当时,很多人没有察觉到香港金钟太古广场的“换颜”。人们只是觉得,著名的太古广场为庆祝成立25周年进行的“妆扮”,看起来好像比当年开业时更漂亮。殊不知,翻新广场花费了21亿港币和5年时间。这笔巨资投入和所用时间,足够另外打造一个新地产项目。

这场浩大的翻新工程请来了国际知名设计师Thomas Heatherwick设计,最“奢华”的是外墙贴面的用料,这些石材全部取自于意大利的小村庄。石矿的所有权、开采和加工都由一个家族的父子负责,由于当地无法高精度切割,这些石材先运至法国加工,然后运回意大利打磨,最后空运到香港。在这次合作完成后,这个石材家族不再生产同类石材,确保了太古地产这一工程从此无法由他人超越。

整个改造工程在晚上11点到早上7点之间悄悄进行,施工现场的围板做了美化设计,掩饰了施工杂乱的现场。夜间人工成本是白天的三倍,然而这种昂贵换来的是广场所有店铺在工期依然营业,销售未受任何影响。

与两百年前一样,太古这些做法的背后是施怀雅家族的哲学:追求商业长期价值。目前,太古的大部分业务都是这样。比如,采取自持的方式运作商业地产,负责建造、管理和经营。太古地产2002年开始进入中国内地,目前管理和拥有五个大型综合项目,其中广州太古汇的项目和预计2016年投入运营的上海大中里项目都花费了十年之功。太古地产的风格在不断地发展和演变,但关注质量和长期经营的核心价值没有变。太古地产与远洋地产一起合作的成都远洋太古里项目毗邻千年古刹大慈寺,刚刚于11月开业启动体验期。大慈寺是一座位于成都市中心的古老寺庙,成都远洋太古里围绕这座寺庙建造,建筑群采用了大慈寺独特的屋顶风格。“第一次看到这个项目的设计图时,我就被它所吸引。”史乐山说,现代项目不仅是建筑物本身,应该更加关注室内外两个空间一起开发。“绝不是盖一个‘盒子’把人放进去就行了。”

不仅地产,太古投资和从事的领域全部为实业。这家公司的座右铭是Esse Quam Videri,这句拉丁文的意思是“实际情况比外人看见的表面情况更重要”,它背后的要意为:求真务实。因此,在太古的商业史上,非经营性盈利的情况屈指可数。这也解释了太古拒绝挣快钱的“诱惑”,与金融投资、IT领域绝缘的原因。

“太古善于从事有经验并已经向市场证明我们有技术可以管理的业务板块。”史乐山说。此外,太古投资的方向与时代趋势有关,每个领域的开始都有着历史印记。当年,太古轮船公司的规模扩大时,需要自设维修设施。香港的优良深水港是理想的修船地点,因此太古于1907年兴建了太古船坞。后来香港地产业逐渐兴盛,太古船坞旧址上的大片土地成为发展房地产业的现成资源。

庞大的太古产业群正是这样一环套一环衍生来的。随着空运的发展,太古从1948年开始了航空业务,购入国泰航空的股份,而国泰航空是从两个退休的飞行员和1架飞机开始的。航空业务的扩大催生了飞机维修行业和航空货运的发展。

全球航空行业正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一些坚持发展全面服务的航空公司,应乘客的需求推出特选经济舱;而另一类向廉价航空发展的公司,希望利用机舱每一寸角落放置尽可能多的座位。这两种客舱的改造需求都给港机集团带来了机会。2014年2月,港机集团以3.888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市的TIMCO公司,主要原因就是它在客舱设计及整装方面的能力。另外,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内低空开放进程的推进,私人飞机的消费成为一种潮流。厦门太古飞机工程公司设有专门针对贵宾的飞机整装中心,同时获得空中客车公司认可和波音公司批核,目前这是亚洲唯一的一 个。

每天夜里11点至凌晨2点是货运站最繁忙的时刻,在国泰斥资59亿港元建造的新航空货运站,有1800位工作人员支持着运营。这是香港第三个航空货运站,2013年投入使用后把整个机场的货物处理能力提升至每年740万吨。由于香港寸土寸金,货运站楼体设计为多层,其中仅物料处理系统的花费就有14亿港元。这个运营一年的新型货运站,可以实现像客运值机那样的提前办理,最大程度减少货物转口时间。国泰航空货运站转口做到5个小时(飞机落地再次起飞的时间),超过行业通常的8小时,经过特别安排,更可缩短至3小时内完成。

太古长期积累起来的多元化能量使其成为强大的太古系。太古资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谭锦仪在太古工作逾20年,太古资源是太古贸易及实业部门旗下的一家公司,业务包括零售及批发运动鞋、休闲鞋和部分户外的国际品牌服装用品。在太古城中心Gigasports连锁店,谭锦仪说:“好的地产项目与品牌零售业是相得益彰的,这是太古集团带来的附加价值。”太古整体的商业策略会紧密配合业务上的发展。与此同时,太古集团层面并非统一经营和管理所有旗下的业务,而是让它们自主发展,调动管理层的主动性和创造力。

太古很多业务都属于资本密集型业务,比如航空、地产、海洋服务等。这要求太古的掌舵者密切关注现金流。史乐山也通过营收数字了解市场,他关注“哪些客户群体不选择我们的产品或服务,这些信息非常重要”。除此之外,史乐山认为,看趋势比看单一的数字更重要。“在看一个业务部门业绩的时候,有一点往往被人们忽略,即关注趋势,要从一个时间序列和发展的角度来看问题,并不是盯着单一数字。”

像其他公司一样,太古近些年所经历的最困难时期就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春天,位于珠江三角洲的工厂有三四个月处于停产的状态,冲击了太古的货运业务,客运业务也受到影响。“那确实是一段黑暗的时期,这段经历告诉我们任何事情都不可能长期保持同样的状态。”史乐山说:“不要在日子好过的时候得意洋洋,也不需要在日子艰难的时候情绪低落。”

   2016年是太古集团成立200周年,也是太古进入中国150周年。太古在中国内地的投资总额已累计达519亿港币。在未来20年全球经济中,太古看到亚洲中产阶级的发展以及这一群体不容忽视的产品和服务购买倾向,太古正在思考各业务的发展应对市场需求。太古的下一步是继续在各业务领域把工作做得更好,正如史乐山所说:“每个板块的业务都没达到发展的极限。”

Tags:  太古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