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健康领域已不再是一个行业的问题和挑战,互联网等多行业的参与及技术渗透,有助于我们换一种思维来应对疾病与健康问题。

谷歌的医疗遐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  作者:熊元  |  阅读:

随着今年年初以来,病毒埃博拉在全球的肆虐扩张,这场爆发自欠发达地区的传染病危机正在让越来越多发达国家人心惶惶。各个国际机构、跨国企业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参与到对抗埃博拉的队伍中,各式各样的研究也在人们的重视程度不断加深后逐步开展起来。

有科学家认为,埃博拉病毒早在2000万年前就已经出现,这种病毒还将不断爆发。而且由于诞生年代久远,埃博拉病毒可能还有近亲,其他致命病毒正在伺机威胁人类。相比历史久远的埃博拉病毒,充满高科技的现代国际社会却在如今的应对措施和医疗技术上显得苍白无力。

如此看来,如果要阻止下一场流行病,前瞻性的研究价值不容忽视。一些看似与医疗健康领域并不相关的“门外汉”们,正在雄心勃勃地进军自己核心业务以外的领域,谷歌便是其中之一。

超前的野心

谷歌的口味之广众所周知,CEO拉里.佩奇曾在接受《时代周刊》的采访时所说:“我无意将谷歌所有的钱都花在冒险上,但是在支出跟正常公司一样的研发费用之后,我们应该花多一些钱在一些更长期、更有雄心的事情上。”

虽然谷歌没有宣布要登月,但是仍启动了一系列超出一般公司使命的计划。在医疗领域,去年年底谷歌成立了一家名为Calico的新公司,该公司将专注于衰老 问题,包括危及生命的疾病、影响精神和身体敏捷性的问题等。谷歌在试图用自己从互联网上赚到的钱对抗死亡。佩奇如是解释:“疾病和老龄化问题正对所有家庭 造成影响,而我们在医疗保健和生物技术方面有一些长期的、类似于登月计划的想法。我认为,我们将可改善数百万人的生活。”

医疗正在成为一门信息科学,医生和研究人员如今能够开发利用患者产生的庞大数据。谷歌则极其善于处理大数据。早 在去年成立,便有人预计Calico将利用谷歌的数据处理核心技术来研究衰老。接近Calico的消息人士称,Calico的初始规模不大,将完全以新技 术研究为主。虽然Calico是创业公司的身份,但更像是一个实验室。而在公司的前几年,为了维持公司运作,Google 将陆续注资数百万美元到 Calico。

不过在大数据刚刚起步的时代,通过数据和统计研究医疗问题相比向市场推出药品,更能够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如果你解决了癌症问题,人类预期寿命将增加大约 三岁,这将彻底改变世界。世上有太多癌症患者的悲剧。但退一步看,总体而言现阶段解决癌症取得的进步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大。”佩奇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 时表示。因此,他希望用数据和信息的方式更加迅速和直观地解决一些医疗问题,即便这是一个需要不断投资,短期内看不出成效的事情。

尽管在医疗领域动作频繁,但有人也认为谷歌好高骛远,担心这些技术极客所走的道路是否正确,比如Calico的需求并不切合时下最紧迫的任何主题。但是谷 歌认为,Calico与众不同,它将进行比绝大多数医疗公司更长的长期投资。佩奇就Calico的长期投资表示了决心:“在某些行业,一个想法成为现实要 一二十年。医疗行业当然属于这些行业,我们应该用一二十年投入真正重要的事业。”

数据之困

或许有人觉得用大数据研究癌症还为时过早,但将其应用到公共医疗健康领域,早已有些时日。2009年新型流感病毒甲型H1N1流感在短短几周之内迅速传播 开来,全球的公共卫生机构都担心一场致命的流行病即将来袭。彼时的美国和所有其他国家一样,对新流感病例监控往往会有一两周的延迟。信息滞后两周的后果将 是可怕的,公共卫生机构在疫情爆发的关键时期无所适从。

而就在这次危机爆发前几周,谷歌的工程师们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论文,说谷歌能够预测冬季流感的传播并解释了为什么:谷歌通过人们在网上的搜索记 录来完成这个预测——谷歌保留了多年来所有的搜索记录,而且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球超过30亿条的搜索指令,如此庞大的数据资源足以支撑和帮助它完成这项工 作。

事实上,这个案例也是如今大数据应用热的起源。谷歌最早于2008年推出了流感趋势服务,使用来自网页搜索的数据去追踪流感病毒的传播。但2009年此后 的数年间,流感模型对美国流感传播情况的预测数据都发生了过度预测,特别是2012至2013年的流感季,谷歌流感预测出现知名错误。有社会学家还曾调侃 流感预测为“自大的大数据”(big data hubris)。在此数年“过度预报”后,今年谷歌对流感传播模型又进行了升级,10月31日公司发表博文称,为该模型“打造了新的引擎”。

加强预测的准确性,将帮助公共健康官员更快地应对流感爆发。谷歌高级软件工程师克里斯蒂安.史蒂芬森(Christian Stefansen)在博客中表示:“这些模型能很好地补充其他调查系统,从更具体的位置进行预报,同时也更加及时。”

谷歌表示,新的流感趋势模型目前只面向美国预测,如果获得成功,那么未来有可能被拓展至全球其他地区。目前,谷歌流感趋势覆盖了29个国家,此外谷歌还在10个国家追踪登革热的流行趋势。

除了Calico和流感趋势预测,谷歌在健康医疗领域的投入还有很多。比如Adimab,这家早于Calico被谷歌投资的公司开发了一款抗体发现和优化平台,而另外一家叫iPierian的公司则试图利用 “细胞再编程”的技术开发治疗各种疾病的新药。

除了医药治疗等研发技术外,可穿戴设备的技术也被用到的医疗领域。谷 歌X部门正在测试帮助糖尿病病人了解身体状况的智能隐形眼镜,它通过测量眼泪中所含的葡萄糖含量,来判定患者身体状态是否平衡。跟现有的植入皮肤的监测工 具仍需采血化验不同,智能隐形眼镜每秒钟都会检测一遍数据,当病人血糖高于或低于某一指标时,它能给予预警。就物理构造而言,这副隐形眼镜内置了一些小型 电子,以及“比头发丝还要细”的天线。谷歌目前正在跟美国 FDA 交涉监管事宜,寻找愿意将这项成果推向市场的合作伙伴。

医疗什么时候会变成谷歌的主要业务之一呢?现在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医疗健康领域已不再是一个行业的问题和挑战,互联网等多行业的参与及技术渗透,有助于我们换一种思维来应对疾病与健康问题。

Tags:  谷歌 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