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底入股顺风光电和江西赛维,鲸吞无锡尚德,并在短短一年间将排名二十开外的光伏制造企业改造成中国最大的民营光伏电站运营商?“籍籍无名者”是如何做到的!

光伏大玩家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王思远  |  阅读:

曾经的全球最大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尚德电力正试图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这距离尚德电力最核心资产无锡尚德的破产重整已近一年的时间。这家由澳大利亚归国科学家施正荣一手缔造的太阳能帝国经历了一整年的风雨飘摇。

巨人倒下,故事还未完结。

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管理人小组在2013年6月正式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5个月后,顺风光电国际有限公司(简称顺风)被正式确定为无锡尚德的战略投资人。在这场无锡尚德的争夺战中,顺风击败英利、天合这样全球光伏制造的龙头企业,还有无锡国联这位当地政府派出的拯救者,以30亿的价格买下了无锡尚德。

“尚德电力寻求破产保护,对无锡尚德应该没有特别大的影响。”顺风董事长张懿告诉《环球企业家》,“顺风收购无锡尚德是在中国土地上经过政府裁决的,会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

论规模和声名,顺风不仅远小于无锡尚德,而且也远弱于与其竞购尚德的对手。2011年在香港上市的顺风,2012年营收为10.6亿元,仅为尚德近百亿元营收的十分之一。

一个颇可咀嚼的细节是,收购无锡尚德时需交5亿订金。顺风2013年上半年在发行4.5亿港币的债券和3.7亿元的股东垫资之后,才将持有现金增至4.6亿元。剩下25亿收购资金是由顺风最大股东郑建明个人先行垫付。

然而,经过2013年之后,顺风已经与刚刚在香港上市时不可同日而语。

据NPD Solarbuzz统计数据,2013年中国光伏电站开发商们安装了创纪录的11.5GW电站,居世界首位。“2013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量较上一年增长了32%,创纪录的增速推动着全球光伏市场的前进,东方雄狮开始展现它的领导风范。”NPD Solarbuzz太阳能行业研究员韩启明说。其中,顺风贡献良多。

据顺风公告,截至2014年1月2号,顺风持有的890MW光伏电站已并网,占2013年中国全年装机量的7.7%。“2013年光伏电站的新增装机量,我们在民营企业中肯定是第一。央企要看中电投,等它们的统计出来后就知道。我们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张懿表示。

值得一提到是,如此大规模的电站开发、建设、并网,顺风光电共花费了不到八个月的时间。2013年5月,顺风才开始搭建下游电站团队,前尚德负责国内项目开发的副总雷霆加入顺风,担任顺风光电投资公司总 裁,那时团队仅10个人。八个月后,顺风成为2013年最大的民营光伏电站开发商,雷霆手下团队超过300人。

加上无锡尚德满产后能达到的2.5GW制造产能和顺风光电自身600MW的制造产能,顺风在光伏制造端也已位于行业前列。

对行业而言,顺风仍是一个谜一样的公司,过去一年的系列举措也让人深深不解。

一位国内光伏企业高管点评顺风30亿元收购无锡尚德并要再投入30亿元用于生产经营时说,“能拿出60亿的资金,为什么不新建产能?”而且,尚德的渠道经过破产重整,已经动荡不少。“尚德唯一的价值只剩品牌了。”这位光伏企业高管说。

上图:顺风光电董事长张懿加入顺风之前曾担任合生创展董事局副主席。他认为,房地产到2020年后可能进入拐点,而光伏下游的电站市场刚刚开启,增长潜力不可预估

在下游电站的布局同样让业内人士诧异。2013年上半年,在国内光伏下游政策仍不明朗、电站运营商都在忧虑并网问题和电价补贴滞后时,顺风在西北收购电站以及开发电站项目动作巨大,仅7月份就收购了十几个电站项目。2013年顺风在电站上投入的资金近80亿元。一位研究光伏的券商高管说,“顺风的动作,看不懂。”从来没有民营企业在光伏下游电站上下如此重注。一位长期关注光伏下游市场的人士觉得,顺风如此大力度收购电站目的在于通过电站资产来增发股票募集资金。顺风在下游布局的虚实,业内都在猜测和观望。

顺风最大股东郑建明告诉《环球企业家》,光伏未来发展的方向在下游,顺风就发力下游,恰逢无锡尚德的收购机会,顺风做下游电站又需要组件产品,就并购了尚德。“顺风做的是很简单的事情,很正常的逻辑。”郑建明说。

张懿认为,光伏业内的人不理解顺风的打法,在于他们还是以传统制造业的思路在理解光伏业。对于顺风来说,郑建明和张懿这样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加入,无疑可以利用金融杠杆撬动更多资源。

韩启明认为,顺风的巧妙之处在于借助了香港的上市公司平台进行融资,同时收购大量电站资产。“去年二级市场的人,没有跟顺风的都比较遗憾,失去了超额回报的机会。”韩启明对《环球企业家》说。

目前,顺风股价已从2012年12月底的0.3港元升至现在的6港元,顺风市值也达到近130亿港元。张懿说,股价和市值的上升不是目的,资本市场是顺风融资的手段,钱还是要投到行业里去的。

入场

顺风由汤国强2007年成立,汤起初只将其作为一家制造企业来打造,这在那一年是最正常的逻辑,供不应求的市场环境使众多玩家加入光伏制造的阵营。可2011年顺风香港上市之后,市场就开始发生变化,制造产能快速扩容和欧洲光伏补贴的下调引发下游需求收紧,整个光伏市场供大于求,苦日子开始。

市场发生变化时,有人退出舞台,也有人登上舞 台。

郑建明是光伏低谷整合期时入场的最引人关注的玩家,分别以2亿港元和3111万美元成为顺风第一大股东和赛维LDK第三大股东。郑建明1990年起下海经商,早年做地产业起家,现在投资已经横跨十多个行业。

郑建明关注光伏行业已经多年,但早年尚德、英利、天合、阿特斯等在制造端的高速发展,让郑建明当时入场毫无优势,因此没有赶上第一波步伐。随着2011年光伏市场逆转,入场时机才到来。

这符合郑的一贯风格。“经济低谷期时,我会快速扩张。”郑建明说。其最新投资是斥资10亿港元入股熔盛重工,成为熔盛第四大股东。众多周知,造船业也是正在过苦日子的行业。

2012年11月,郑建明和汤国强在香港见了一面,半小时谈定了顺风的股份转让。郑建明选择顺风的原因在于:其已在香港市场上市,制造产能规模不大,负担小。2012年11月26日,郑建明以2亿港元获得顺风29.65%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郑建明入股后,顺风开始把光伏下游电站作为战略性发展方向。一个人的加盟对顺风能够如此快速地开发下游电站起到关键作用,这个人就是前尚德负责国内市场开发的副总雷霆。

雷霆是国内最早做光伏电站的人之一,曾参与国内第一个10MW光伏电站项目的开发建设。雷霆介绍,尚德最早在国内做光伏下游电站开发是为推动市场,2009年9月30日并网发电的石嘴山10MW电站项目,就是尚德和中电投合作兴建的。

尚德曾经是国内下游光伏电站市场的大力推动者,可电站并非是其核心战略。“当时尚德还是以制造为主,开发建设下游电站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要开拓市场。”雷霆说。而且由于政策和投资并不到位,尚德在电站市场的规模不大。

2012年8月,施正荣卸任尚德电力CEO时,雷霆就接到不少邀约电话—“施总都不在尚德做了,你还在尚德干嘛,来我们这吧。”2013年3月20日,尚德破产重整开始,各方橄榄枝更是纷纷抛来。在电力央企、国内大型光伏企业以及顺风中,雷霆选择了当时规模最小的顺风。雷霆告诉《环球企业家》,选择顺风的原因在于其将核心战略定位于下游电站开发。

在顺风大半年的电站项目开发建设中,雷霆觉得“找到方向了”。

顺风现在的掌舵者张懿是由郑建明邀请加入的。2013年上半年,郑建明找到了跟他相识十多年的时任地产开发商合生创展董事局副主席的老友张懿,张懿有着多年银行业从业经验。2012年,合生创展年销售额116亿元,规模是顺风的10倍,张懿在合生创展是仅次于创始人朱孟依的二把手。

对郑建明的邀约,张懿思考了几个月,他和郑建明对宏观经济都感兴趣。张懿十分认可郑对于宏观经济趋势的判断。1997年时,郑建明预判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到来,提前将其在香港的资产撤出。现在,郑建明又看好光伏下游的电站市场,对此张也认可。

张懿认为,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在2000到2010年是高速增长期,房价涨幅达8至10倍;2010年至2020年属于抗通胀期,房价仍会增长,但幅度有限;但到2020年后可能会进入价格拐点。而光伏下游的电站市场刚刚开启,未来的增长潜力不可预估。于是,张懿同意了郑建明的邀约,在2013年7月加入顺风光电,接替汤国强,成为顺风光电董事长,开始把顺风打造成下游电站市场的生力军。

上图:截止2014年1月2日,顺风光电持有的890MW光伏电站已并网,占2013年中国全年装机量的7.7%,成为国内最大民营光伏电站运营商

郑建明入场光伏后,并没有跟行业有太多横向的交往。他也不愿意在顺风任职、置身到前台来。“跟市场保持距离,才能思考。我不希望被太多的事情限制,不愿意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希望能留时间琢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郑建明说。

张懿介绍,顺风现在的管理层架构是,他担任董事长;前中电投高管王祥富担任首席执行官;史建敏担任执行董事兼无锡尚德CEO,负责生产板块,包括无锡尚德和顺风自身约600MW的制造产能;雷霆担任顺风光电投资公司总裁,负责西北大型地面电站项目开发建设。

“我们现在的团队既有电站行业专家,又有金融专家,大家比较互补,结合起来,各执其责。”张懿说。

接盘

当无锡尚德要引入战略投资人消息出来的时候,顺风管理团队中有人提议要参与竞标。在2013年9月,顺风董事会特意开了一次会。

张懿介绍,那次会议并没有达成共识,董事会内部有不同的声音—下游光伏电站是已经确定的方向,为什么又要来做制造?

时隔一个星期,顺风又召开了一次董事会,这次会上大家达成一致,决定参与无锡尚德的收购。原因有三:首先无锡尚德的品牌还是有一定价值和影响力的;无锡尚德的技术团队和技术研发能力在行业属于相对领先的水平,可以借助无锡尚德的研发平台来推进电池组件的成本下降,进而实现电站成本下降;另外,无锡尚德的制造产能可以为顺风的电站进行配套。

韩启明说,随着下游市场逐渐扩容,电池和组件产品会日益紧俏,尤其是电池。无锡尚德的P2工厂就是电池生产厂。现在尚德内部都在讨论,在尚德破产重整时被无锡星洲工业园区接管的P4工厂,也要转给顺风,P4生产的多晶电池效率位列行业前列。

关于为何不新建工厂而收购尚德,张懿的回应是,尚德2.5GW的产能,如果要搭建起来没有一两年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且30亿的资金也无法搭建出如此大的产能。

顺风董事会达成一致后,就开始参与到无锡尚德的竞标中。由于其在第一轮战略投资者名单中未出现,在第二轮中加入时令所有人惊诧。当时顺风由于频密在国内收购电站已经开始被关注,通过在资本市场增发获得资金收购下游电站,让很多光伏业的人给顺风贴上“资本运作”的标签。

当时无锡尚德引入战略投资人的局面又是怎样呢?2013年6月,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管理人小组正式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包括英利、天合在内的5家战略投资者参与了第一轮谈判。虽然有多方参与,但一位关注此次交易许久的光伏企业高管在谈判进行时的判断是,“这个案子是个定向议标,为了给无锡国联接盘定个价,之所以有英利、天合等介入,是政府告诉大家不是只有无锡国联在玩。”这个判断一定程度上投射出当时很多光伏业内人士的看法。

然而顺风突然在2013月10月参与到无锡尚德的案子中,并最终以30亿元的价格成为无锡尚德的战略投资人。由于这个结果太过意外,甚至有人猜测郑建明与无锡政府关系深厚,才得以接盘成功。

事实上,整个竞标的过程中,郑建明只去了无锡政府两次。第一次是在2013年10月,郑建明在无锡政府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想不想让无锡尚德再进行第二次破产重整?当时竞标的英利、天合,本身就有庞大的制造产能,而且还没完全释放。“就像一个农民家有50亩地,才耕了30亩,边上又腾出来100亩地,他又想去买,最终两头都耕不好。”郑建明如此比喻。

张懿说,如果英利、天合收购了无锡尚德,只是产能叠加,而在下游电站有庞大布局的顺风对于尚德来说,属于下游配套。这点是无锡政府所看重的。

而且,2013年光伏业整体困难,制造企业负债率高,很难拿出大量资金来收购。“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最初参与谈判的企业中,保证金只有英利一家交,如果第一轮保证金都交了的话,后面也没有顺风什么事了。”郑建明说。

无锡国联则因为国有企业的背景,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又在交易中处于尴尬的位置。“如果国联来接,价格太低,大家会觉得政府有非市场的行为在里面。如果接盘后运营情况不好,会有声音说是政府在操作市场。”张懿说。

而且顺风给出了竞标者中较高的报价—30亿元。“我们的出价是比较高的,而且从无锡政府的角度来看,这是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来做的。”张懿说。

2013年11月12日,无锡尚德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大会上,顺风被正式确定为无锡尚德的战略投资人。而由于顺风上半年的现金仅有4.6亿元,剩下的25亿元收购资金由郑建明作为股东先行垫付。

2013年11月29日,顺风发布公告称,向6名认购方发行35.8亿港元(折合28.14亿元人民币)零息可换股债券,期限为10年。顺风发行这笔债券的全部款项将用于无锡尚德的收购。

临近付款前的一个星期,行业中开始传出顺风和郑建明无力支付25亿元的声音,郑建明为此又去了一趟无锡政府,仅待了10分钟,承诺一个星期内资金会打过去后离开。2013年12月19号,郑建明将25亿打到无锡尚德管理人账户上。

2014年2月,顺风召开股东特别大会通过整个重组计划后,便可以将收购资金归还给郑建明。无锡尚德的法人代表已经由顺风的CEO王祥富接替。无锡尚德成为顺风在光伏业布局中生产板块的重要一块。

张懿介绍,顺风派执行董事史建敏负责无锡尚德的业务内容。2014年1月中旬,张懿到无锡尚德召集约150名中高层开会,这次会议目的是为尚德员工打气。会上,张懿向尚德员工传递的声音是,管理层不会动,人员也不会动荡;顺风2014年会有3GW的电站建设规划,可以部分保证尚德的组件销售,同时尚德组件也要有能力在市场上销售。

张懿对尚德产能恢复的规划是,2014年上半年,尚德要恢复80%的产能。到2014年底,恢复全部产能,届时尚德每年组件产能会达到2.5GW。而且,现在的无锡尚德是一家零负债的企业。

“现在尚德内部士气很足,从行业龙头一下子跌落到现在这个样子,每个人都憋了一口气,要把尚德重新做起来。”郑建明说。在给尚德员工鼓劲的会议上,张懿也感受到尚德团队有浴火重生的感觉。

电站

2013年12月8日下午两点,顺风在甘肃金昌的50MW光伏电站并网发电,由于这是顺风的第一个并网项目,雷霆现场亲自督战。雷霆说,这对顺风是一个标志性的项目,“业内也有人担心我们的实力,我们要尽快做出来。”

金昌电站从下午两点并网到晚饭时分,已经生产1万度电。为庆祝电站并网,也为了犒劳西北荒漠的电站团队,当晚顺风买来十只羊为晚饭加餐。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中,顺风开始频繁地有电站并网。截至2013年12月31号,顺风共有32个项目890MW电站接入电网。

能够在过去的一年中有如此大体量的光伏电站建设和并网,源于顺风在2013年上半年的提早布局。

2013年4月雷霆加入顺风,一个月后开始搭建下游电站的团队。当时恰逢尚德破产重整,从两万人裁员到几千人,尚德做国内电站项目的人要面临新的选择,不少人就选择了顺风。最初顺风电站团队的十几个人就是以前雷霆在尚德的老部下。随着项目数量越来越多,顺风电站团队又吸纳不少人才加入。

2013年5月,顺风开始在各地收购电站项目。2013年上半年对于光伏电站开发而言还是未来方向不清晰的时间段。“政策还不是很明朗,大家对电站的下一步发展趋势还在观望。那些手上拿着项目的人,如果有人真的合作还是希望尽快变现的。”雷霆说。到2013年9月时,顺风手上储备的项目已经高达2.5GW。

上图:顺风光电投资公司总裁雷霆是国内最早做光伏电站的人之一。2013年5月其开始搭建顺风下游电站团队,当时仅10人,八个月后超过300人

雷霆和顺风电站团队在行业内多年的积累,也让他们对各地的开发商、光照资源、有没有上网接入条件等有了解和判断,“我们调动了很多以往的渠道和资源。”雷霆说,顺风团队在电站项目上的专业性增加了行业和合作方的信任感。在一些电站项目的收购谈判上,最快一个小时能够敲定。

根据韩启明与顺风电站团队的接触,发现团队大多数人都有三到四年以上的大型地面电站项目的开发和建设经验。

2013年7月4日,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24号文”),规划到2015年国内光伏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35GW以上。“24号文”不仅规定了未来具体的装机量,还首次提出上网电价和补贴资金按月结算的规定,并规定上网电价及补贴的执行期限原则上为二十年。“明确电价和结算方式,是对这个行业的一针强心剂,政策讲得非常清楚,要求财政、金融、土地要配套。”张懿说。

郑建明介绍,顺风一直是跟着政策的链条在走。2013年7月份政策出台,顺风的电站都是在此后才开始动工建设。“我们在等待政策窗口期提早布局,收购项目。等态度明朗、政策细化后再开始动工建设。”郑建明说。

顺风电站团队在国内电站项目上长时间的积累可以让其规避一些风险。比如他们曾经接触过内蒙古的一些项目,由于风电集中建设,风电送出问题已经很严重。于是顺风在内蒙古一个光伏电站项目都没有建设,只是关注后续情况。

了解到新疆哈密日照条件非常好,而且有750KV的高压线,有良好的送出通道,所以顺风在新疆一次性开工了25个项目,装机容量达540MW。

顺风从2013年9月份起,电站工程全面动工,施工团队选择跟业内的EPC(交钥匙工程总承包)团队合作。雷霆感叹,以往入冬之后电站工程就没法继续,恰逢2013年是暖冬,顺风在西北的电站工程一直持续到12月。“项目所在地的政府、电网公司对项目建设并网给了大力支持,才可以在很短时间完成,按部就班肯定不能够实现。”雷霆说。

光伏电站项目的核心竞争力实际是资金。和风电对比来看,现在风电运营商还是以五大电力央企为主,原因在于央企能够获得银行贷款这样低成本的、大量的资金。

早在2005年就在海外开发电站的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表示,资金是其在国内开发电站项目的最大制肘,天华阳光在国内的电站项目都是利用自有资金投入来做的。“银行应该对光伏电站资产的价值给予认可。”几个月前,苏维利曾对《环球企业家》说。

顺风有香港上市公司的平台,可以在资本市场上较为方便地融资。在融资能力上,顺风还有很重要的一个筹码就是大股东郑建明。郑建明曾几次认购顺风债券。例如,2013年1月,顺风向郑建明发了4.49亿元可换股零息债券;2013年7月,顺风又向郑建明发了9.305亿元可换股债券。顺风公告称发债所得资金将用于发展及建设太阳能发电站。

“郑总有实力,对行业也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跟踪,他看好这个行业,真金白银地投入,在这个情况下,银行也会投钱进来。”张懿说。

 “我会长期持有在光伏业的股份,这个行业长线我是看好的。”郑建明告诉《环球企业家》。

除在资本市场上发债融资,顺风也能获得银行贷款开发建设电站。张懿介绍,顺风电站的银行贷款大部分是2013年10月到12月这三个月拿到的。在2013年7月,“24号文”的出台增加了银行的信心,“国开行先行给我们贷款,其他银行也跟进。”2013年顺风将近80亿在电站的资金投入中,有一半来自银行贷款。而关于未来,张懿表示,顺风将投入一部分资本金出来,银行贷款也将占一部分。

“我们做事情很透明,所有事情都会清清楚楚。去年承诺的是600MW,实际上超过了50%,对资本市场来说他们也觉得比较惊喜。”张懿对《环球企业家》说。

顺风的32个电站都在2013年12月内并网,之所以在2013年年底前要全部并网,是为保证2013年1元/度的光伏上网电价。一位关注光伏的金融业人士认为,光伏电站是个“快鱼吃慢鱼”的市场,这也是顺风要在2013年大面积做电站的原因。从欧洲光伏电站的发展轨迹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电站的补贴一定会下调。早建设早并网意味着能够拿到更好的上网价格。

张懿介绍,顺风现在的定位是电站运营商,短期内没有出售电站的计划。雷霆认为,顺风在2013年的大规模光伏电站布局积累下了先发优势。“大家会看谁有实力,选择和谁合作。最近找我合作2014年电站项目开发的人很多,我这边门庭若市。”雷霆对《环球企业家》说。

韩启明认为,如果能够并网满发电,光伏电站能够实现每年10%以上的投资回报率。然而不确定性的因素也在于是否能够保证并网且满发电。现在西北大面积兴建电站,电站的建设速度太快,导致地方电力公司送出通道的建设速度赶不上电站的速度。“2013年底太多电站建设,而升压站的建设滞后,一些电站在2014年不会满发,2015年这个问题应该可以解决。”韩启明对《环球企业家》说。

顺风的挑战则在于如何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解决这个行业性的问题,保证2014年的资金池。

顺风过去大半年高速发展,能够在八个月内完成890MW的电站建设并网,是不少同行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实现的。“原因还是在于我们能够未雨绸缪、提前战略布局,加上团队的执行力。”张懿说。2014年,顺风还有一个更庞大的电站建设目标,新增装机量将达3GW,如此大量的电站需要撬动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电站中。张懿相信2014年光伏业的投资环境会有很大改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