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故事里的魔法师,迪士尼档案馆的专家如何用手中的藏品令尘封的童话复活

童话永不眠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陈敏  |  阅读:

 在迪士尼档案馆工作,是贾斯汀·阿瑟(Justin Arther)23岁大学刚毕业就做出的决定,直至今日仍乐此不疲。作为收藏专家,他的使命就是收集一切关于迪士尼的物件、资料,它们会让迪士尼童话不断在现实中“复活”。

他手里拥有不少令人惊喜的宝贝,为了迪士尼90年上海站纪念活动准备的厚礼,是他出发前2周从迪士尼档案馆里找出的一本大册子。在档案馆的编目中显示,这是1938年《白雪公主》在上海上映期间的“剪报本”。这个大册子非常脆弱,贾斯汀必须戴着白色手套小心翼翼地翻阅。当年的宣传广告、新闻报道、电影宣传单一一展现在其面前,甚至还有电影衍生品,一共8款的布偶娃娃模板,还非常本土化地将“布偶”翻译成了上海话“洋囡囡”印于布样之上。细读内容,作为迪士尼档案馆的收藏专家,贾斯汀还有更多有趣的发现。比如,三十年代的上海人民就已经有了名为“米老鼠俱乐部”的粉丝会。上海媒体还报道了电影上映前的惊险一幕,运来上海的两盘白雪公主拷贝带竟有一卷在运送途中掉入了黄浦江。

贾斯汀从“剪报本”中挑选了数样易携带的藏品,用非酸性纸包裹,装入银色保险箱,从美国加州的迪士尼总部一路带到上海。70年前的中文电影宣传册、小矮人布偶模板等,为粉丝们“唤醒”白雪公主沉睡在中国的故事。

拯救

这本剪报本也是迪士尼档案馆馆长大卫·史密斯(Dave Smith)挽救回来的藏品之一。迪士尼档案馆创建于1970年6月,当时整个公司还沉浸在创始人华特·迪士尼去世的阴影里,曾和他一起工作的动画大师们也都面临退休,华特的哥哥罗伊·迪士尼(Roy O. Disney)便希望尽早记录下他们的知识、使之永恒。曾在UCLA图书馆任职的大卫自告奋勇一人挑起了建立档案馆的重任。迪士尼因此幸运地成为了第一家拥有企业档案馆的电影公司。多亏大卫的适时出现,惊险地救回了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第一部发行的米老鼠影片《威利号汽船》虽早在1928年上映,但他依然能找到创作人员,并记录下他们的回忆细节。

在华特·迪士尼的秘书的垃圾桶里,大卫捡起了诸如华特的护照等文件。曾被评为十大卖座影片的《欢乐满人间》中的重要道具雪花玻璃球,也垃圾桶里的发现物。“当时人们不觉得这些东西很重要,还是大卫有先见之明,知道20年后人们会很在意。”贾斯汀向《环球企业家》表示。

如今所有和华特·迪士尼有关的东西都成了“镇馆之宝”。不断被各类研究引用,这也是大卫最早着手收集的核心藏品。他收集了华特办公室里的所有文档,还收集华特的书信。贾斯汀就曾读过华特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给中国的电影制片人写的信:“那时是日本占领时期,中国的电影产业只能在地下秘密进行,华特和他们通信不是为了业务合作,是纯粹的友谊,表达对中国同业们正在做的事情的钦佩和鼓励,还将白雪公主等故事剧本寄给他们。”

不过,最早的档案室只有一间,存放的基本都是纸质文件。保留的原则是“尽可能保留所有能保留的文档”。但是道具等实物收藏数量极为有限。只有《欢乐满人间》一片主人公的手套,或者《白雪公主》的故事书等极具标志性的物件才会被收藏。因为大卫·史密斯注重的是历史研究,一个物品可能只以照片形式保存而不是原物。

2005年,迪士尼新CEO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上任。“他对档案馆很有兴趣,支持档案馆收藏更多的东西。”从那时档案馆开始扩张真正收集大尺寸的物件,目前已经有5个大仓库。最早的档案室依然保持着存放纸质文件和具有研究价值藏品的定位,其他仓库各有分工,比如一个专门存放各种车、海盗船等,还有一个恒温的房间,存放演员的服装,这些织物需要额外的保护。

选择

在迪士尼档案馆里有上百万件藏品。贾斯汀表示很多东西能获得,是因为公司层面建立了制度和流程。当一部电影拍完,会有确定的时间点由档案馆的工作人员来确认收藏物,这已经成为了迪士尼的标准流程。不过,当年大卫建立这套流程时公司规模还很小。现在包括贾斯汀在内的十位档案馆工作人员就要付出更多努力让全球分支机构、超过15万的迪士尼员工都知道档案馆的存在,及时提交各类需保存的物品,确保这套流程运转顺畅。

十位档案馆员工有明确分工,有专职负责档案馆运营、文物保存、照片拍摄的,还有4位各有专长的历史研究员。比如贾斯汀的研究关键词就包括了:衍生品、主题乐园、国际化。他会去全球收集各类海报、书籍、玩具、贴纸等。他们对各自领域的公司新闻密切关注,确保对正在发生的事件做跟踪和资料保存。

什么是档案馆认为值得收藏的呢?被冠以“第一”称号的物件显而易见会被保留。档案馆里收藏了香港迪士尼乐园的第一张门票,“之后我们还会有上海乐园的第一张门票”。合同、出版物等出于法律目的的物品也需按部就班一一保存。贾斯汀介绍,其实很少情况下档案馆会对提交的藏品说“不”,通常拒绝理由就是“这个东西我们已经收藏了”。一般每样物品会保留2件,一件收藏另一件去做展出。

不过一部电影不可能保留所有道具,迪士尼的原则是:50年后再看,它对于迪士尼粉丝来说是否重要“你必须要像一个粉丝那样去思考”。贾斯汀以自己最喜欢的《海底两万里》一片为例,“如果能看到当时的潜水或者尼莫船长的服装,那会有多棒。”

要成为合格的档案馆工作人员,必须首先是一个迪士尼骨灰级粉丝。贾斯汀大学修读的是主题乐园管理专业,还当过迪士尼乐园的兼职导游、森林巡航员,业余时间自发在迪士尼档案馆里查阅资料、撰写历史研究文章,也因此结识了大卫·史密斯。“对我来说,最早的乐趣是我开始为档案馆来购买各种衍生品。我之前自己已经买了太多,家里都没地方放了。”

创造

来上海2周前,是贾斯汀第一次翻看《白雪公主》的上海剪报本,也是这个大册子尘封几十年来首度开启。事实上,档案馆中的很多藏品都面临这样的境况。档案馆就像大宝库,散落着无数珍珠等待闪光的时刻。因此,十名工作人员除了要忙于收集新藏品,还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创造串起这些珍珠的那根线。

利用迪士尼90周年上海站活动这一个契机,贾斯汀便深度挖掘了迪士尼与上海这一线索。去年,迪士尼档案馆的最大临时展览位于里根博物馆。档案馆的专家们以“迪士尼乐园与里根总统”为线索,将散落在档案馆各角落的资料串联成令人惊喜的故事。早在1955年7月14日,还未从政的里根就担任了ABC电视台现场直播迪士尼乐园开幕式的主持人;任加州州长期间,又多次访问迪士尼乐园。

如果缺乏呈现的适当机会,贾斯汀便会用文字和影像来记录,等待未来分享的机会。他在洛杉矶的海滩边采访了正在那里放风筝的黄齐耀(Tyrus Wong)。这位早年移民美国的华侨是迪士尼早期的动画大师,代表作是《小鹿斑比》。“他曾和华特一起工作,今年他已经120岁了!他会和你聊各种过去的故事,他都记得很清楚,这个经历太神奇了。”

贾斯汀还研究了1982年迪士尼乐园开放艾波卡特主题乐园(EPCOT Center)时,为中国馆制作的20分钟时长的环幕电影。这部影片是第一个美国公司和中国政府合作的拍摄项目,全部启用中国拍摄团队、用9台摄像机实地拍摄。一直到2005年,艾波卡特乐园里还播放着这部片子,直到同一位美国导演前往中国拍摄了新版本才被取代。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这是早期少有的了解中国的渠道。贾斯汀找到这位导演,拍摄了2小时的采访视频。这段视频成为了档案馆新的收藏,成为历史的见证。

说不定下一次迪士尼中国粉丝见面会,就是合适的时机来聊一聊这两个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