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英寸软盘属于上个世纪,正在运行的传统机械硬盘亦正在过时—谁将是最大的获益者?

拆掉硬盘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陈敏  |  阅读:

胶片几乎成了怀旧者的道具,3.5英寸软盘属于上个世纪,你电脑上正在运行的传统机械硬盘亦正在过时,取代者则是闪存(Flash Memory)式固态硬盘(SSD)。作为目前占据全球1/3闪存市场份额的存储巨头,闪迪(Sandisk)正发力于此。2012年,固态硬盘占闪迪全年营收的9%,但闪迪创始人、全球CEO兼总裁Sanjay Mehrotra的预测是,2014年固态硬盘就会撑起公司超过25%的营收。这就是革新性产品带来的增长力量。

闪存取代硬盘,对个人用户而言意味着什么?对比一下iPad及传统PC的性能差异即可知晓:前者平时无需关机,需要使用时仅需两三秒钟即可唤醒;后者的开机时间则需要几十秒钟。如此差异的最大原因,在于iPad采用的即是闪存存储,其数据读取速度要比传统PC的硬盘快很多—闪迪亦为iPad闪存的供应商之一。

iPad的热销是闪存市场迎来新想象的重要起点。在此之前,闪存的主要产品是U盘,或者作为存储卡附加于手机、相机等数码产品之上。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传统PC产品中最能提高性能及卖点的硬件,无论是苹果力推的“世界上最薄的电脑”MacBook Air,还是传统PC厂商跟进的超极本概念,都离不开闪存。

在闪迪诞生的四分之一世纪历程中,这已不是它第一次站在技术革命的门槛上。

存储进化

25年前,一个印度人、一个中国人和一个以色列人在美国加州创办了闪迪(Sandisk)。在那时,闪存还仅停留在科技概念上,但2012年它已形成年销售额达23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

作为一种存储介质,闪存几乎侵入数码相机、手机、平板电脑等所有电子设备,而它的存在形式有作为组件直接内嵌于电子设备中,亦有U盘、SD卡、记忆棒等独立销售使用的产品。闪存是1980年由东芝公司率先发明的。不过,在之后漫长的商业化过程中,闪迪在应用类产品的创新技术研发及生产中却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其一惯保持低调,核心目标是在更大容量、更低成本、更稳定持久、更快速度等产品核心指标上持续改进。正如CPU产业遵循摩尔定律一样,在过去20年,闪迪亦实现了闪存容量增长3万倍,同时价格下降5万倍的成绩。

全球首个闪存式固态硬盘是由闪迪在1991年销售的。1998年,闪迪与松下、东芝联手引入SD卡格式,十年前闪迪则再一次定义Micro SD卡……而在技术上,1997年闪迪推出多级单元技术(MLC),使得每个闪存芯片的密度得以翻倍,从而掀起闪存市场的一场技术革命;到2008年,每单元存储三位数据(X3)技术的推出,又是对于十年前发明的每单元存储二位数数据技术的一次颠覆。

然而,消费者的需求是无止尽的,闪迪研发实验室内超过4500名工程师正在酝酿更新的技术。闪迪正在研究“3D闪存”,作为对目前的王者NAND闪存的挑战和取代者 ,“3D闪存”的核心概念在于将纵向、横向集成更多层到一个芯片上,就像是把芯片从平房改造成高层建筑。该产品的推出时间表被排到了2020年。

智能移动的生活趋势让闪存再次站在风口浪尖,成为塑造整个电子消费产品及体验的主角。甚至可以说,没有闪存就不可能有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最初闪迪推出的Micro SD卡是提供给摩托罗拉手机使用的,外插卡不但增强了容量扩展性,还令手机变得更小成为可能。不过,面对64M的存储容量,当年摩托罗拉还是觉得太大了,根本不需要。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智能手机要拍更多的高清照片和视频,新的三星Galaxy手机还能用两个摄像头同时拍摄像。2012年预计用户将通过闪存技术,捕捉和存储数码影像达1万亿张。

“你的智能操作系统、你的音乐、你的照片、你的应用、你的书都需要存储空间。”闪迪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Shuki Nir对《环球企业家》说。数字内容、移动设备及同步、分享的需求在全球范围内均有稳定上扬的趋势,上述三个趋势均意味着闪存需求会越来越旺盛,因为只有适当的存储方案才能让数字产品的功能最大化。

“新”硬盘

“开机只需2秒”、“打开Photoshop只要1秒”,消费者若使用固态硬盘作为存储器的电脑就会有上述直观感受。苹果正是利用固态硬盘带来惊人用户体验的代表性公司,造就Macbook Air轻薄、多日不用关机的幕后功臣正是固态硬盘。

Macbook Air在2010年上市时采用东芝的“固态硬盘棒”,其与闪迪的关系亦很有趣。两者一方面是闪存产品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两者在研发和制造上亦是紧密合作伙伴,其合资建立的世界级NAND闪存工厂已有3家—任何基于闪存的产品均有两张芯片,一张是存储芯片,即由两者紧密合作共同制造,另一张则是控制芯片,由各自独立研发。

控制芯片需软件创新才能提升竞争力。闪迪为此不得不变革自身业务,加大投入成为垂直整合型闪存供应商。“我们的设计范围包括存储、控制器和系统,均实现了纵向一体化。”Shuki Nir说。

如此大大提升了行业的竞争门槛。直至今日,放眼全球整个闪存行业中,只有包括闪迪、三星、东芝在内的6家企业有能力生产核心原材料晶圆体,这是稳定供应闪存产品的核心保证。目前,闪迪与全球十大PC制造商都建立业务合作关系。上述OEM渠道所销售的产品占闪迪产能的三分之。闪迪未来亦考虑将重心投向OEM而非零售,如此则能把消费者口味变化所带来市场风险“转嫁”给电子设备制造商。

2012年被Intel寄予厚望的超级本亦承担起固态硬盘的推广大使,并引领所有笔记本厂商以固态硬盘取代传统机械硬盘存储(HDD)升级的换代风潮。根据IHS iSuppli研究公司的报告,2013年机械硬盘的销售跌幅高达12%。这一方面在于消费者对PC的需求降低,另一方面在于超薄型笔记本细分市场的快速增长,而此类产品只能配置固态硬盘存储。2012年全球售出10%的个人电脑都已使用固态硬盘,而这一数字今年预计会再度翻番达到20%—传统的机械硬盘萎缩大势已不可逆转。

“闪迪”这个中文译名亦几经琢磨,“‘闪’正好与闪存技术契合,‘迪’就是迪士尼的那个字。我们不要中国消费者记住一个S开头的品牌,而是记住闪迪。”当初选定这个中文译名的闪迪亚太区副总裁吴家荣对《环球企业家》说。吴透露,在U盘、SD卡等传统产品上,闪迪已占据了中国市场近34%的份额。

不过,在固态硬盘这个新品类的市场交替期内,未知因素还很多,价格因素仍是个人消费市场最大的掣肘。闪迪希望埋头创造更快、更大容量、更高品质、更低价格的产品以等待时机。

“对于有大型数据中心、云端存储应用的企业来说,固态硬盘带来的效率提升是令他们无法抗拒的。” 闪迪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Shuki Ni解释说。较之于个人消费市场,企业级市场对硬盘价格并不敏感,其早已快速拥抱了固态硬盘,如此开销的回报的确物有所值—百度在新成立的南京云计算数据中心亦进行了大规模的固态硬盘部署。谷歌的“实时搜索”体验亦有固态硬盘支持的功劳,其“不再需要输入关键词后打回车才出结果,可以一边输入一边出搜索结果”。为了应对企业级市场的爆发式增长,闪迪已着力布局。去年闪迪收购了Pliant Technology,作为其重点发展企业级固态硬盘业务的支持策略。如此即便你暂时并未购置内置固态硬盘的电脑,亦将是闪存技术革新的潜在获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