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国内重工机械巨头通过工资改革降薪以变相裁 员

三一减速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王思远  |  阅读:

2012年2月5号下午,本刊记者在三一重工长沙基地看到了最新修建落成的混泥土拖泵的生产厂房—18号厂房。光线透亮,地面干净,厂房中间休息区布置着绿色植被和喷泉小溪,宛如公园一角。休息区两边都是流水线型的生产线,产线一头是一个全自动化的立体仓库。置身在这样的厂房中,会恍惚感觉中国已经迈过仅仅依靠规模和人力的低端制造,步入到现代化工业的轨道 中。

稍早之前,1月31日,三一重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收购德国工程机械巨头普茨迈斯特(俗称“大象”)。1991年,梁稳根正考虑要进入混泥土机械这个行业时,中国90%的市场都被德国大象垄断。20年后,追随者三一重工要收购曾经的模仿对象。

然而,三一的内里真如表面盛景如此繁华吗?

“往年都有开门红包的,今年红包都没有。”一位在三一重工混泥土泵车做质量检测的员工告诉《环球企业家》,他推测三一因为收购德国大象花费了过多的资金而砍掉了这一支出。最让三一重工一线生产员工担忧的是,2011年12月公布的工资改革方案会让他们的薪酬大幅降 低。

24岁的黄明(化名)从湖南一家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加入了三一重工,成为混凝土泵车调试产线上的一名工人,在三一已经待了三年时间。

黄明的工作是对混凝土泵车进行调试,将生产出来的泵车每个性能都检测一遍,看是否符合作业标准。黄明的工作地点位于10号厂房,里面有将近30个调试车位,2011年上半年忙碌的时候调试厂房几乎摆满了混凝土泵车。下半年,生产情况发生了变化。

有时候10号车间只有零星几辆泵车摆在调试车位上,黄明通过直观感受估算,混凝土泵车的产量从上半年600台/月下降到200至300台/月。

1987年出生于岳阳汨罗的陈瀚(化名)感受更深。陈瀚原本在湖南吉首广本修车店做汽车维修,每月拿2000元的工资。2010年4月,三一再制造公司成立。这家三一重工的子公司意在对已经废旧的、且部分零部件开裂或变形的混凝土泵车进行修复翻新,在通过评估、全面拆解、修复、检测、总装等程序实现再制造后,其产品性能、质量能不亚于新车。

2010年7月,陈瀚加入三一再制造公司,成为再制造产线上的一名工人。薪水跟以前相比丰厚许多,一个月能拿到近5000元。整个再制造一线生产工人由两个班共计26名工人组成,平均每月可再制造12至14台混凝土泵车。工作忙的时候,陈瀚一天可以工作12个小时,一个月休息四天。

2011年秋天,陈瀚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2011年11月,陈瀚拿到的工资骤然减少,仅1000多元。再制造公司的产量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接收了来自三一重工其他子公司的工人。陈瀚回忆,2011年10月份,车身公司和湖汽公司(均为三一重工子公司)因生产量减少而部分班放假,无事可做的工人被借调到再制造公司,原本仅有26个生产工人的再制造产线一下子增加了30多人。

“来了30多个人,事情又只能那么多,他们也不会做,只是打打下手,但是分走了我们的钱。”陈瀚说。

11月还不是最坏的日子。12月,三一重工推出了工资改革方案,影响最大的就是一线工人。“大家反映都很不好,想着做两个月看看情况再说。”陈瀚说。

黄明向《环球企业家》解释,工资改革以流程不顺为由头,将流程理顺即减少每个生产环节的工时,工时减少后每个工时能拿的工资提高,但是整体来看,若按件计算工资,生产每件产品的工资实际降低。黄明此前调试一台混凝土泵车的工资约1200元,按照新的工资标准,工资约减少到800元/台。而且每月工作量减少,工资相应地也降低。

三一重工下半年生产不景气是受到与混凝土机械最直接相关的房地产、高铁两个产业的宏观调控的影响。此前三一重工混凝土机械产品几乎有50%都是用于房地产,现在用途越来越多元,隧道、海洋重工等。

去年年底三一重工开始进行成本控制,据三一研究院员工介绍,现在能够用视频会议解决的问题绝不出差解决,出差次数严重控制。成本控制中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工资改革,而工资改革影响最大的则是一线工人。从本刊记者对三一研究院、三一服务以及三一泵送国际员工的采访来看,研发、服务、国际业务这几个块并未有太大变故,薪酬水平以及人员流动变化均不太大。

一名三一服务员工认为,此前有“三一裁员30%”的消息根本不可能发生,如此规模的裁员,若生产扩大后再招人,对生产质量影响太大。

事实是生产量的减少已经影响到一线工人,有人赋闲太久主动离开,也有以开工不足为理由来辞退掉人。12月19日,陈瀚被人力资源告知,因“驾驶室卫生没打扫干净”被开除,弄得他一头雾水。另一个再制造产线工人也因为累积旷工三天被开除。以这两个缘由开除员工,“此前从来没有过。”陈瀚说,“三一不会主动裁员,因为已经在通过降薪变相裁员。”

新的工资改革方案中2012月1月份开始执行。黄明通过新的改革标准计算了一下1月份的工资,仅2000多元(过年休假9天),而他在12月份的工资是6000元。“对我们影响大约是降低了40%至60%,但也有些部门工人只降低10%的。”黄明说。

工资改革方案出来后,陈瀚也没有再争取继续留在三一的念头,12月回到了岳阳汨罗老家。2012年2月,他将从家乡出发,开始新的工作寻找历程。黄明则决定再坚持一段,若长达半年时间只能拿月薪2000元的工资,也会不得不离开。
Tags:  三一减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