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看到泡沫,有人看到跌落,有人看到低谷中的机会

继续押注新能源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王思远  |  阅读:

不少人认为2011年是中国清洁技术产业的动荡一年。代表性产业光伏和风电同时遭遇了价格急速下跌、利润微薄的困境。太阳能分析机构IHS-iSuppli数据显示,2011年二季度,晶硅组件价格下跌16%,三季度跌势延续。国内四大光伏巨头英利、尚德、天合、赛维LDK在2011年三季度共亏损2.9亿美元。中国风电龙头企业的2011年半年报业绩也不尽如人意,华锐风电和金风科技净利润分别同比降低48%和45%。LED产业也遇到同样的问题,LED蓝宝石衬底片价格在2011年从30美元/块跌落到8美元/块。许多不明就里的新进入者都遭遇了难堪的关停产困境。

产业的下行曲线,使得投资机构对于清洁技术追捧的热度逐渐冷却,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对此深有体会。“两年前,当谈清洁技术投资的时候,一窝蜂,一个人玩的时候很好,很多人玩的时候,供需关系很快就失衡了。”他说。

挤出泡沫之后呢?许多投资者并没有气馁,他们开始寻找真正的价值投资机会。德同资本董事总经理邵俊和罗斯柴尔德中国基金联席董事刘晓雨均认为,在市场偏冷的环境下,反而是投资者比较好的进入时机。相较于过去“抢项目”,清洁技术投资现在逐渐冷静,投资者更加清楚地知晓方向:一个是高壁垒的技术,一个是产业链发展中的缺失和薄弱的环节。

2.0技术

以清洁技术所占份额较大的新能源来看,新能源与传统能源竞争进程中,成本是至关重要的考量指标。而过去如晶硅电池组件领域所采用的规模、垂直整合来控制成本的方式,已不是投资者最感兴趣的。

这些手握几十亿元的风投、基金看重的是利用技术提升来实现成本降低。“技术上突破了,成本自然就降下来了,比小打小闹,单纯减少一些采购成本、人员成本控制有意义得多。”邵俊说。德同投资了一家名叫喜瑞能源的企业,其正开发一种下一代的薄膜太阳能电池解决方案,并已经在杭州萧山建设生产线。邵俊介绍,喜瑞生产出来的薄膜太阳能电池转换率已经超过20%,与晶硅光伏技术相比,转换率优势明显。

罗斯柴尔德中国基金和大地银鼎在2011年9月投资了一家专注高倍聚光发电技术(三代光伏技术)的企业聚恒太阳能,其聚光组件转换率达到28%。聚恒CEO容岗告诉《环球企业家》,到2012年年中聚光组件的成本就能够下降到与晶硅组件抗衡。

喜瑞的下一代薄膜技术、聚恒的聚光发电技术,这些不同于传统的技术被杨磊统称为2.0技术,包括北极光投资的碲化隔薄膜电池生产商龙炎。杨磊认为,不仅是光伏行业,风电、LED等其他清洁技术行业都存在2.0技术,这些才是投资者感兴趣的方向。其特点就是在细分行业内有绝对领先优势、高壁垒。


除了技术创新,投资者也在关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青云创投合伙人张立辉介绍,青云一直在寻找对产业链有所整合的企业出现。“现在能不能有个新的家伙跳出来,使行业生态发生急剧变化?说我不需要某些环节,从而整合产业链上分散的利润点。”张立辉说。

邵俊曾投资过无锡尚德,尚德上市时摩根士丹利在首发研究报告的抬头是“Global Cost Leader”(全球成本领先者)。邵俊希望喜瑞上市时,抬头是“Global Technology Leader”(全球科技领先者)。

缺失环节

光伏、风电在2011年一直被扣上“产能过剩”的帽子。事实上,过剩的只是产业链中某些环节,比如风机设备制造、光伏电池组件。但纵观整个产业链,某些环节还远远没有跟上发展速度,甚至缺失。

以风电举例,西北大漠风机停止运转的原因则是并网的制约。张立辉说:“可以将风电产业比作一个圆圈,从最上端的设备制造至中端的风场发电,再到最下端的风电并网入户,是一个完整的闭环。现在风电产业这个圈没有画圆,设备制造激烈竞争,成本急剧下降,但是发的电不能并网、无法送到用户手中。”其中涉及到技术的突破及广泛的商业机会。如何把这个圈画圆,则是张立辉们的投资方向。

随着国内光伏电站规模逐渐扩大,并网问题不仅仅是风电的独有问题。广泛被看好的是储能技术。储能领域明星企业普能就已经获得过北极光、德丰杰、德同、红杉的投资,普能生产的钒电池可将清洁电力储存起来,再稳定、连续地向电网输出。

杨磊认为,储能是清洁技术各个领域发展中的一个明显的薄弱环节。风能、太阳能、电动汽车,都面临这一制约瓶颈,需要靠储能技术解决。北极光在储能领域已经投资了四家企业,“我们织了个很密的网,我们找有一定基因的公司,它们之间可以有很多合作,我希望它们创造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杨磊说。

智能电网也是解决并网问题的一大发展方向。青云投资的三得普华就是智能电网开发商,专注于灵活交流输电、配电设备以及电网监控设备的研发。刘晓雨曾接触做电站监控系统的专业公司,对每个点、每台机组的发电效率进行监控。刘还接触过专门做峰谷调节系统的企业。

邵俊认为,电网还并没有享受到清洁电力的好处—“新能源不能成为封闭产业,自说自话,最终一定要跟电网结合,才会真正变成一个大产业。这里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投资机会。”

“总体来讲,节能减排、新能源在十二五规划中所占比重相当高,国家是将这块放在战略高度上考虑,这一大方向不会改变。”邵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