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C2C进化,外包新机遇

教育培训的电商路径

来源:新领军  |  作者:牛巍  |  阅读:

小李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软件工程师。由于互联网技术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参加工作将近6年以来,他时常会参加各种在职培训来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最开始的一次,是2006年夏天毕业找工作,小李自费报班参加了北大青鸟在北京顺义的思科网络工程师课程集训。进入工作岗位之后,小李又根据职责要求,陆续参加了两次培训。无一例外,都是这种封闭式的实地集训。今年8月份,刚被提为部门主管的小李参加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四次进修。然而这次,他选择了直接在家,通过网络课程来学习——如今包括达内科技、北大青鸟、央邦在内的许多IT教育培训企业都开设了网络课程,小李之前对课程的体验十分满意。
 
优势互补
 
事实上,互联网不仅迅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也在改变着教育培训行业的商业模式。
 
目前教育培训企业运用互联网的方式,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互联网企业利用现有技术进行企业转型;另外一类是教育企业借力互联网快速发展。但纵观市场目前的发展态势,教育培训企业虽多,但是能与互联网很好结合的企业所占比例不高。
 
互联网与教育培训各具特点,看似毫无共通性。如,互联网是属于快速运行行业,一旦过慢就会缺乏创新性,而教育则属于慢运行行业,一旦过快就无法保证质量;其二,互联网行业是创意拉动技术去实现,而教育则不是,是创意需要依靠密集型人力资本团队去实现。步伐、格调的不一致增加了二者相互结合的难度,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培训企业会失败于网络化道路。
 
尽管如此,运用互联网技术推动教育机构发展也并非没有路径。首先,互联网具有极强的渗透性,这是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一种信息技术,换言之互联网就如同人类的血液循环系统,它可以渗透到企业的每一部位,大脑乃至末梢神经。该特点可以帮助教育企业进行流程管理、次序管理的梳理,可以利用信息技术提高企业的管理效率。其次,互联网是一个开放性的平台,它赋予了教育培训行业无限想象空间,可以将很多创意在该平台上实现。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教育机构可以借助互联网实现标准化授课。教育培训机构的快速发展,难就难在标准化,因为创意需要人完成,人的复制往往成为标准化的阻力,造成内部复制困难,制约发展速度。教育培训行业如果想升级,实现现代教育企业的转型,需要借助互联网对内部神经系统进行构建的同时,搭建创新平台,并借助互联网实现标准化内容体系的复制。
 
“如果这三点都能实现的话,教育培训机构企业的抗风险性会大大增强。”安博教育集团副总裁薛建国如此认为。现在的教育培训机构已经不是过去的那种低水平就可以加入,拥有一个店面就可以挣钱的状态了。教育培训行业的整体局面已经开始发生改变,在品牌日益显得重要的时代,企业自身的规范性就更加重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需要通过互联网技术、互联网的运营与渗透,与培训行业方方面面进行结合,完成企业的升级与产业的突围之路。”
 
把握学员需求
 
在信息化更为快速的今天,每一个企业都会不断地面对不同的选择,当企业需要做出选择时,必须清楚地意识到哪种选择更适宜于学员的需求,会更有市场。教育培训企业在利用互联网成长、突围之时,最重要的仍然是要把握学员的需求。目前,双方结合最多的外在表现形式就是开展线上教学。这其中既有大势所趋,也有自身发展的需求。
 
以华图教育集团为例,华图在开展培训课程之初也是从线下教育开始,随着时间推移,华图的线下课程越来越受欢迎,学生也不断提出新要求。由于面授课程受时间与空间上的制约,学生提出希望能够让自己听课更加自由、方便。因此,华图开始涉足网络课程,将面授课程录制下来,制作成视频文件上传到网络,作为一种补充形式满足学员的需要。
 
“这种形式到了2008年,发现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华图教育集团总裁于洪泽告诉《新领军》记者。在与互联网结合的过程中,华图经历了短暂的试探后,开始思考网上学员到底需要什么:“为什么受欢迎的线上课程到了网络就不好使了?”
 
“2008年,我们对使用互联网的学员的行为进行了认真梳理,寻找他们的特点。发现学员之所以会不满意,就在于我们所提供的课程难以满足他们的需求特点。”于洪泽回忆道。对于面授课程,上课的老师风格各异,有的喜欢穿插风趣的内容,让课堂更为轻松;有的则从始至终都是在讲解内容,气氛沉闷。但由于面授课程具有约束性,即无论你是否喜欢老师的讲解风格,都会在那将课程听完。即便课堂气氛沉闷,也会因内容值得学习,强迫自己听完。但网络课程则不同,时间与空间的相对自由,也造成了约束性差的特点。一旦某位学员不喜欢老师的讲解风格,就很难持续听讲,造成学员流失。
 
因此这种简单照搬线下教育的结合方式,不仅会造成资源浪费,甚至还会错失网络教学这一成长性极强的业务未来发展的机会。“我们把所有在互联网上受欢迎的老师做了一个梳理,将这些能够适应网络学员的教师所讲授的课程编制成微视频和微模块。”如今华图的微视频与微模块的销售量占整个网校销售量的65%,这一点充分说明网络授课同样需要瞄准学生的需求。对此,华图的教师队伍按上课方式也开始出现两类,一类是适应面授教学的教师,另一类则是适应网络教学的教师。根据教师自身的特点,进行更为精准的专业划分,使华图的教学更易于满足学员的需求,也让华图对自身产品的定位更精准。“我们针对两种不同学生需求进行进一步的梳理,最终确定了不同的教学课程、不同的产品设计方案以及不同的授课方式和师资队伍,既满足了线下课程的布局,又可完成与互联网的有利结合。”于洪泽如此认为。
 
但这样的经营方式并不是很轻松的就能实现,其执行过程需要资金、人才以及技术等多环节相互配合才能实现。同时,使用互联网的学员对面授课程所能带来的互动与交流也并非是完全不需要。“网络学员也需要及时与教师交流。实现这一切要以网络使用者的思维、行为以及学习习惯为出发点,让网络课堂更为学员所接受。”
 
向C2C进化
 
互联网可以帮助教育培训机构进行内部管理梳理、提供创新平台、有助于实现课程标准化,也因能满足学员的不同需求而创收。而互联网对教育培训机构的作用还远不止如此。
 
现代生活节奏下,消费者消费时间缩短了,但理智却增强了。他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有效、最有价值的信息,并对产品进行判断。因此,无论是社区论坛还是微博,都将这种信息传递的速度、消费者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强。
 
在以往,企业可以依靠广告来吸引消费者。但进入互联网时代,教育培训机构必须抓住消费者消费习惯的变化,并根据变化不断调整教育产品和服务模式,使消费者能够直接感受到、或相信你的产品是有用的,愿意尝试。这就需要在产品和消费者以及潜在消费者之间搭建一个隐形的平台,让企业和客户、客户与客户之间的联系更紧密。
 
很多企业在建立自己的网站的时候,往往只是考虑“B2C”,即通过网站向消费者介绍自己拥有什么。“我觉得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思考还应该是消费者和消费者的对话。”北京市东方爱婴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贾军女如此认为。
 
如今东方爱婴24%的消费者是通过网络了解东方爱婴的,正是因为东方爱婴在公司网站上创造一个可以让消费者之间、企业与消费者之间进行沟通的平台,能够通过提供一些增值服务增加消费者的黏性、培养潜在的消费者。“教育产业与互联网是不同的产业,思维方式和路径也不一样。我们要用它的技术,用它的思维方式把教育这张网织大,要不断地思考怎么样利用互联网技术让我和消费者接触。”
 
外包新机遇
 
电子商务迅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为其提供衍生服务的电子商务服务企业。在产业链中不可缺失却一直低调的电子商务服务商们,近年终于在电子商务大爆发的氛围中,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成为投资者的新宠儿。那么对于正试图寻找与互联网结合的教育培训行业,是否也会催生一批新的服务企业呢?
 
“未来教育培训企业和互联网一定会走向一个结盟,不应该有一个企业能把产品、渠道、传播等所有价值链环节都打通。”对于这个问题,华图教育集团总裁于洪泽更倾向于顺应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趋势,调整公司结构,使之朝着更专业化的方向迈进。“如果教育培训机构和互联网结合的话,我认为会是电影院的模式,会有人专门做教育培训的门户,有人做教育培训产品,有人专门做教育培训的传播。”
 
在整个产业链中,于洪泽主张各环节都会有专业的公司负责,“现在从产品的角度实际上更容易外包出去。”那么教育培训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产品,让产品外包,是否会让机构自身失去有利的竞争之地?这其中是否有矛盾存在呢?
 
于洪泽告诉《新领军》记者,这其中并没有矛盾。教育机构只要能够找到有创意的老师,让老师充分发挥其创意,就仍然不会失去其自己线下产品的竞争地位。其次,教育机构自身的运营机制很关键,拥有一个好的团队、好的机制也可以保证机构的竞争优势。“像苹果手机,做产品这块其实需要的是创意,所以很容易就可以外包出去。”于洪泽解释道。
 
对于产品外包的形式,目前市场并非没有存在。清大世纪就是一个。“我们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走外包这条路,搭建了一个教育平台。从2004年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围绕这条路线摸索。”清大世纪教育集团董事长张辉告诉《新领军》记者。
 
清大世纪教育集团推出了一种叫互联网教育超市的平台,在该平台上无论你是知名的教师还是刚毕业的学生,都可以利用该平台上传自己所讲述的课程。学员则通过购买清大世纪教育集团的学习卡,根据试听效果,选择自己喜欢的老师的课程进行网络上课。清大世纪教育集团则根据点击率与上传老师共享经营成果。
 
“我们刚加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没有品牌,没有好的产品,更没有好的老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开展了这种开放式的模式。”张辉向《新领军》记者介绍道。清大世纪教育集团正是利用这种合作的方式,将优质的教育资源引进清大世纪所搭建的平台,实现了互利共赢,产品外包方式。
 
此外,红杉资本基金合伙人周奎与百度有啊商业运营副总裁赵铁军也均表示,未来教育互联网的外包形式会增多。其中诸如沟通环节与营销环节都是极容易进行外包的。那么除了清大世纪教育集团,目前在服务方面还有什么企业做得比较成功呢?
 
当教育遇到互联网的时候,弘成教育集团的创始人黄波女士选择了在高等教育资源与学员之间搭建一座桥梁。即与高校合作,高校提供课程,弘成则提供授课平台与运营管理服务。弘成科技互联网教育服务模式的首次亮相,为教育行业添加了新的色彩。
 
在网络教育的产业链上,弘成更像是一个中间环节的技术及服务提供商,上游是学校,下游则是各地的网络学习中心。很多网络教育学院常常把弘成教育比作“顶级物业”,以此来形容彼此的合作。实际上,弘成教育建立起一套强大的运维支持体系,确保合作后网络教育学院的开启速度与未来的稳健发展。上市后的弘成教育,更是将这个运维支持体系进一步加强,通过合作支持、运维支持、测试支持等部门的协力配合,在以往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运维支持绩效,满足对方的需求。“未来,弘成教育会提供更加开放的教学内容和教学体系,建立开放和分享的学习平台。”黄波女士告诉《新领军》记者。
 
尽管目前教育培训市场专门为网络授课提供服务的企业还不多,但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作为一个企业想要独揽整条产业链是需要时间、技术和资金去实现的,而当这一切条件具备之前,将自己所不能做的事情外包出去,则是一种既能节约成本,又更有效率的合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