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丑闻频出、积重难返的牛乳之外,有人却另辟蹊径发现“新蓝海”

牧羊曲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陈丹琼  |  阅读:

即便身为圣妃乳业总经理,张若楠也并未在杨凌市区找个好点的住处。他已习惯在公司吃住,所谓“舒适一些的套间”不过是行政楼稍大一间办公室改装的住所。“做乳品这个产业,产奶的羊、卖奶的超市一天不休息,企业就不能休息,员工还能轮休,可没人来替我。”张若楠对《环球企业家》说。今年已是张进入羊奶行业的第13年头,他一手打造的圣妃乳业已是国内规模最大、品类最全的羊奶生产企业。

张原本有更多选择。1993年,张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分配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法官。即使旁观者心存羡慕,张却不以为然。“现实里的法官并不都是电视剧中包青天那样。”张说。1994年,张辞职下海,之后从事过房地产咨询、拍卖行生意。当时风靡一时的BP机迅速被手机所取代,这一现象极大地震撼他,于是他开始思考生意的“长久之计”。

1999年,张若楠回到陕西老家,参加中国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一家荷兰乳品企业对他称“经口的生意总不会差”。张才如梦初醒—长久以来,陕西奶山羊存栏量、产奶量以及质量均稳居全国之首,其存栏数量约占全国30%,羊乳制品年产量超过4万吨,约占国内70%。在张的老家周至,养羊业蔚然成风。

羊奶脂肪颗粒体积为牛奶的三分之一更易吸收,维生素及微量元素均远高于牛奶,长期饮用亦不会发胖。在欧洲,鲜羊奶的售价约为牛奶的7倍,被誉为“奶中之王”。在全球范围内,其约占乳品行业市场份额的8%。据统计,在欧美市场羊奶消费者约为34.8%,美国则高达63.6%。但在中国,羊乳消费市场雏形未成,但其潜在市场容量却高达100亿元,以婴幼儿市场为例,育龄人群约有5%至8%患有牛乳糖不耐受症,羊奶则是不二之选。张决定投身其中。


现实无情嘲弄了他。羊奶市场长期鱼龙混杂,国内有超过200个品牌,但多数竟无固定奶源基地,其质量亦难以控制,规模过亿者亦凤毛麟角。陕西当地约有羊奶企业20余家,但品牌却多达上百个,其中90%贴牌生产,一家名为关山乳业的羊奶企业其贴牌品牌竟多达70多个。更为尴尬的是时至今日,国内尚无生鲜羊奶及其羊奶制品国家标准出台。一旦投机者在羊奶加入牛奶相混或加水稀释时,质监部门则会因缺标准参照而无力应对。

此外因技术所限,羊奶特有的膻味难于去除,国人对羊奶价值亦有误区,市场价格甚至低于牛奶。张面临的困境不仅如此—奶山羊单产很低,较好的品种日产量约2.5公斤,仅相当于奶牛平均产量的八分之一,退化后的日产量低至0.8公斤。而且羊奶不易保存,消费市场也仅限陕西地区。

为了实现规模产业化,张若楠孤注一掷将全部继续继续投入其中,但却因投资回报期过长,最终资金链断裂停产。2006年,张参加香港投资招商会以期获得融资,但投资者均反应冷淡,他精心准备的200份商业计划书仅发出1份。2007年,他曾联络超过150家投资机构,起初有五六家来电咨询,2008年便全无音讯了。绝望之下,他被迫开辟千里之外的深圳市场,但因受冷链及运输半径制约,其产品只能在深圳当地寻求代工。

2008年,圣妃最终进入了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的视野,陈此前曾担任深创投总裁。陈的同事东方富海合伙人梅健因女儿爱喝羊奶而关注到当时籍籍无名的这家企业。在飞赴陕西考察数次之后,陈玮果断下注。2009年,东方富海联合招商局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向圣妃乳业投资1.5亿元。“羊奶市场正即将面临破局,这个行业里面尚未出现规模型企业。投资正当其时。”梅健对《环球企业家》解释说。

圣妃由此步入正轨。张若楠首先改进了品种,其所选奶羊品种为国内遗传基因最为稳定、产奶量及口味最佳的关中奶山羊和西农莎能奶山羊。一般的奶山羊产奶期约六个月,上述则有八个月,其年单产可高达2000公斤。为了去除羊奶中的膻味,张若楠抛弃传统牧草喂养的饲料结构,改用以紫花苜蓿、带棒玉米、苹果楂、红萝卜、花生饼等混合饲喂技术,羊奶膻味大大降低。为了彻底根绝膻味,圣妃还独立研发了物理脱膻技术。

最为困难的是改变饲养模式。传统的养殖农户多以家庭圈养形式,单产量极小而无法机械化作业,储存必须的低温条件亦无法保证,所产奶源质量堪忧。“奶羊发病率较奶牛高得多,大规模养殖目前技术尚有一些难度。”陕西师范大学食品学院教授张富新对《环球企业家》说。奶羊必须适度规模,一般约三五十只单群饲养,最多不超过七八十只,一旦过多疫情则难以控制。

为了提升规模养殖水平,张在陕西周至县建立了国内单一规模最大的奶山羊生态养殖基地。在杨凌、泾阳等地分别建立18、20个示范养殖小区,统一饲喂、挤奶、防疫、质检,最终100%自控奶源。资金及技术投入也大大改善了圣妃子的加工品质和能力。2010年9月,张若楠花费重金采购了全球规模最大 技术最先进的瑞典利乐5条液态奶常温瞬时灭菌生产线,其产能高达5万吨,圣妃也成为国内首家量产常温液态羊奶的企业。在圣妃的全密闭的车间内,羊奶仅在管道、冷藏罐间流动,机械化管道挤奶及先进的加工设备使得羊奶从抽离羊体至包装下线无需人工操作。“毫不夸张的说,这套设备国内十年都不落后。”张若楠说。

为了监控品质,张还额外投入超过1500万元引进检测设备以实现45秒、16项核心指标的快速检测。2010年,在经过多达164项指标测试之后,圣妃成为国内首家获得了羊奶企业生产许可证(QS标志)的企业。

规模化的加工能力以及先进的加工工艺,使得圣妃得以打破羊奶产量高峰与消费高峰之间的固有矛盾—以往春夏两季是羊奶的产量高峰期,却是羊奶消费的淡季,加工能力不足使得以往羊奶不得不倒掉;而到了冬季却是消费旺季,此时羊奶产量极低,市场又供不应求。利乐的技术设备使得传统羊奶保质期由数天提升至6个月,其市场半径也因此得以急速扩展。

2010年,圣妃重返深圳,新产品主攻高端市场,同类产品每箱售价高达96元,较蒙牛特仑苏还高出50%,市场仍供不应求。沃尔玛亦将圣妃纳入购销渠道,在深圳仅旗下一家山姆会员店,其每月销售即达17吨。

接踵而至的市场反响远超预料。距离深圳市场千里之遥的一名温州商人打电话给张若楠,希望预付500万元成为其温州独家代理商。以色列、德国、法国等超过30家国外客户亦希望与圣妃建立长期合作关系。面对铺天盖地的订单,因其产能有限,张若楠选择克制说“不”。“疯长不成材。”张若楠对《环球企业家》说。
 
Tags:  牧羊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