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编译】暂替乔布斯掌管苹果的库克并不是梦想家,但他出神入化地把握着产品流程,更何况还有诸多才华横溢的人们围绕在其身边

纽约时报:重登舞台的库克

来源:纽约时报  |  作者:无纽约时报/Miguel Helft 编译/张妍  |  阅读:

【编者按】在一些医学专家预言乔布斯可能不会回来后,欧美主流媒体已开始新一轮造神运动。商业周刊封面是《没有乔布斯的苹果》,纽约时报则称Tim Cook是个工作狂、细节控,对苹果的影响和控制超出人们想象。本站独家编译纽约时报科技版头条文章,揭开这位“超级替补”的秘密。
 
 
几年前,在从加利福尼亚到新加坡飞行的十八个小时中,苹果的首席运营官Timothy D. Cook几乎不和同事说一句话。他一头扎进电子表格中,甚至很少离开商务舱的座椅,专心地研究者苹果在亚洲的业务运营。
 
飞机在早上六点降落,库克花了一点时间冲个澡,便开始了和当地苹果业务主管的会议。十二个小时过去了,会议还没有结束的意思,工作人员只得把晚餐取消。
 
“新加坡的员工们绝对筋疲力尽了。”陪伴Cook来新加坡的Michael Janes说,“但是库克却没有疲惫,他不断地翻转着幻灯片,一张幻灯片接一张。库克可是个无情的人。”
 
在今后的岁月中,库克要面对前所未有的考验,他还会继续“无情”下去。当苹果的老板Steven Jobs因身体原因告假后,库克的生活就和苹果的日常运营再也分不开了。
 
这种事库克已经经历过两次了,他做的很成功。如果乔布斯的健康状况不能很好地改善的话,库克有可能要做很长的一段时间。如果说苹果的继任计划壁垒森严,库克则被大多数人认为是最有可能永久取代Jobs的侯选人。
 
在硅谷,乔布斯也因无情出名,但和库克在很多方面都有所不同。乔布斯的脾气善变,也经常情绪爆发。而在阿拉巴马的小镇上出生的库克却很礼貌,说话也轻声细语,经常被称作“南方绅士”。乔布斯经常会纠结于苹果产品的每一个细节,而库克则更愿意花时间在苹果的运营过程上。
 
乔布斯和库克的互补帮助苹果成长为美国最耀眼的企业之一。当库克单枪匹马地管理这家公司时,他必须要尽力去弥补乔布斯的缺席,比如说,乔布斯的发明、个人魅力,以及对消费者需求的神奇的预测能力。
 
“库克将考虑如何填补乔布斯离去带来的创意空白。”斯坦福Bernstein & Company的分析师A. M. Sacconaghi Jr说。
 
【专攻产品供应链】
 
不过,库克和苹果公司则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从1998年第一次在苹果上班以来,库克就被认为是在乔布斯和其他高层的影子下工作的人。尽管他确保了苹果其突破性的产品生产、装配、运送到世界各地并且盈利,尽管他迅速改进了苹果供应链效率低下的问题,但库克的工作并不性感。
 
“我最喜欢的场景就是和供应商见面。”一位曾和库克共事的前苹果行政官说,“他简直就是电子表格先生。如果事情不对,他会反复地折磨供应商。但有趣的是,他和供应商的关系一直很好。”
 
那个时候,苹果还是个小公司,并且主要生产个人电脑。它的业务几乎是个烂摊子。
 
那时的苹果还在加利福尼亚州、爱尔兰和新加坡经营自己的工厂。更能赚钱的戴尔早已采用了实时生产模式(just-in-time manufacturing model),而苹果仍然需要90天的库存期。
 
库克关闭了苹果的工厂,并将生产制造外包给了遥远的亚洲供应商。库存期也渐渐地从90天减到60天、30天,最终也实现了实时生产模式。库克几乎住在了飞机上,他飞遍全球,不断地和供应商谈判着。
 
分析家和投资者认为,库克在产品生产上的努力使得苹果扭亏为盈,这对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
 
以iPad为例,乔布斯在它上面几乎花费了所有的想象力,苹果的工程师们也将最好的技术应用于此。但正是因为库克的业务能力,使得iPad增值为一个很酷的产品,并为公司带来9亿6千万美元的回报。在短短九个月内,苹果卖出了1500万台iPad,但这远远未满足消费者的胃口。
 
“让产量逐步增大的能力很厉害,而库克就正在做这件事。”Sacconaghi说。一份份的业绩报告让库克赢得了乔布斯的尊重。更重要的是,乔布斯对库克的领域并不太熟悉,他很少直接和库克对接,一位早期的苹果高管透露道。
 
[---分页标志符---]
 
 
【临危受命】
 
后来,库克开始监管苹果的销售工作。2007年,库克成为首席运营官,两年以后他又临危受命,在乔布斯六个月病假的时候掌管大局。在那段时间,库克刷新了公司在经济衰退大环境下的财政表现。
 
2004年,库克也曾暂时接管乔布斯的事务,那次是乔布斯进行胰腺癌手术的时候。
 
1982年,年轻的库克获得了奥本大学(Auburn University)的工业工程学位。在大学时期,他也同样因专注而赢得声誉。“他是个非常谦虚、安静的人,但对事情非常非常热情。”奥本大学工业级系统工程教授Saeed Maghsoodloo说,“我很少见到他问问题,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研究。”
 
1990年,库克接受校友杂志采访的时候说,他意外地结束了在计算机产业的工作。在大学四年级的校园活动里,库克被提名为“杰出工程毕业生”。活动结束后,IBM的招聘人员曾劝说他加入。
 
在IBM,库克很快登上了“高潜力名单”,并被晋升为年轻的经理。库克的前老板Ray Mays,在为IBM服务的十几年中,库克的表现非常好。“他是第一个来上班、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的家伙,并且聪明绝顶。”在IBM期间,库克也完成了杜克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离开IBM后,库克在电子经销商Intelligent Electronics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随后又进入电脑制造商康柏。几个月后,招聘人员建议库克见一见乔布斯。尽管当时很多人觉得离开康柏是个很疯狂的决定,库克依然那样做了。
 
 
乔布斯的个人魅力和推销战术不可抵挡。
 
“我和乔布斯谈了不到五分钟,我就决定抛弃一切顾虑加入苹果。”去年,库克在奥本大学的讲话中说。
 
50岁的库克现在依然单身,并以严谨的风度而闻名。几位苹果的同事都说库克几乎没有被社会化,除了苹果以外,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奥本足球队。同时,他也被以前的同事描述为健身爱好者,热衷于徒步旅行和骑自行车,经常在凌晨五点起来锻炼,之后开始向下属发电子邮件。
 
“库克和乔布斯一样,像节拍器一样设置着苹果的步伐。”曾和库克共事五年的Janes说。据分析公司Equilar的数据,库克在苹果的年薪是1.562亿美元,包括工资、奖金和股票奖励收益。同时,库克持有苹果大约1.4亿美元的股票。
 
“如果没有乔布斯,苹果会是一家完全不同的公司。”一位前苹果高管表示,“但是库克不同,他知道自己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他也充分信任他人。”这位高管补充道,“他不是梦想家,这没关系,因为他的身边围绕着才华横溢的人们。”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点击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