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促搭上海外资源并购的末班车,甘冒诸多风险的紫金矿业没有退路。

急于求成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环球企业家》李晨蕾  |  阅读:

临近岁末,紫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景河终于抓住了另一根稻草。自2008425日回归A股以来,这家公司就宣称要在海外矿产资源收购大潮中有所建树,并试图打造一家“高技术效益型的特大国际矿业集团”(详情请于Gemag.com.cn查询《紫金黯淡》一文)。当他们在质疑中煎熬了19个月之后,机会终于来临。

121日,紫金矿业(601899.SH)公告称,将以每股1.28澳元价格(约合人民币7.91元)收购澳大利亚Indophil Resources NL股份,按照收购100%股份计算,总金额约为5.45亿澳元(约合人民币33.68亿元)。同时公布的,还有收购签约仪式的照片。其内部人士称,紫金矿业与Indophil早有接触,但交易洽谈始自今年9月底。

Indophil是一家勘探及开发公司,主要对东南亚地区金及铜金矿进行勘探和开发。通过此次收购,紫金矿业或可获得Indophil的核心资产—其所持有的菲律宾资源勘探及开发公司SMI34.23% A类股份权益,SMI拥有菲律宾南部世界级铜金矿床—坦帕坎(Tampakan)铜金矿。该矿拥有已探明的550万吨铜金属及700万盎司金金属。

对于最近身陷“改制风波”(外界质疑其在2000年改制中“国资贱卖”,紫金方面予以否认)的紫金矿业而言,类似利好无疑可以转移公众视线。此外,“迪拜危机”爆发以来,美元因避险情绪增加而反弹明显,黄金价格则波动明显,这对紫金矿业同样是一种考验。

很显然,这笔交易如若达成,则可一举多得。除了能在海外收购方面证明自己外,在黄金储量上,也将彻底拉开其与位居第二的中金黄金(600489.SH)之距离;而在铜金属方面,2008年还是第三位的紫金矿业今年已跃居第二,储量为行业翘楚江西铜业(600362.SH)的70%,陈景河的“铜金属肯定要跟江铜比较接近”之设想,也将在这个交易达成后得以满足。

不过,紫金矿业相关人员对交易前景的判断,并不像其在签约仪式的照片中表现得那么自信。“(收购)100%股权会否形成障碍,现在我们也不能判断。我们在风险提示中已经提到这个担心。”紫金矿业证券业务总经理赵举刚对《环球企业家》表示。

赵所指的,是之前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下称FIRB)对于中国企业在澳洲收购设定的股权限定。尽管中澳经贸关系自10月底以来已经复苏,FIRB也迅速批准了几笔中国企业的交易,但这并不能消除紫金矿业的忧虑。紫金矿业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他们期待FIRB能对交易在审批环节上予以通过,毕竟收购标的并非澳洲本土资产,且不涉及战略储备资源;更重要的是,紫金矿业的操作是完全遵循商业规则进行的。澳大利亚投资署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王恒岩对本刊表示,FIRB并不会因为上述原因改变审批流程。

交易的另一层风险在于,项目所处地区的政治、社区和治安问题也不能被忽视。坦帕坎铜金矿所处的棉兰老岛长年存在分离武装势力;同时,如何与该矿B类股权(优先股,无开采运营权)的持有者—当地财团、权益组织相处,也将是紫金矿业未来面临的考验。

让陈景河欣慰的是,紫金矿业已与Indophil第一大股东Xstrata达成协议:若紫金矿业能够得到Xstrata所持19.9%之外股份的30%Xstrata即将所持股份售予紫金矿业,使其得以控股Indophil。但如果Indophil董事会未能说服其余股东出售股份,那么,紫金矿业将很难拿到Indophil 30%以上的权益。交易公布后,Indophil董事会已在对股东进行告知及说服,同时,协议也被递送澳大利亚及中国相关部门审批,最终结果,仍需耐心等待至少两个月。

为防止“煮熟的鸭子飞掉”,紫金矿业还对Indophil单方做了545万澳元和200万澳元两种类型的分手费限定。这对于2008年净资产为1.6亿澳元的Indophil而言,并非一个可以忽视的小数字。当然,紫金矿业没有对自身行为导致的交易失败做出分手费限定,则体现了其近乎孤注一掷的“必胜”决心。